高雄醫學大學
加油! 我媽也是在今年六月確診肺腺癌第四期合併骨、腦轉移 剛確診的時候除了她自己很震驚 我們也都很震驚很難過 但時間久了好像也慢慢比較能接受這樣的事實 住院治療的過程真的很痛苦 每天抽血打針,血管都脆化,手上一堆抽血血管爆掉留下來的瘀青 那時候我只能每天盡量想辦法逗我媽開心 讓她至少能轉移一些注意力,減少疼痛帶來的痛苦 還有多陪她聊聊天 讓她能繼續堅持、努力下去 有時也會帶她去醫院裡附設的佛堂拜拜 或是給她我們在外面寺廟求的平安符 讓她有個心靈上的寄託 但如果有一天真的到了要離開的時候 我們只希望她不要走得太痛苦 至少心裡能平靜安然一些 也祝福原po的媽媽能順利度過眼前的挑戰 &好好珍惜僅存的時光 轉個念想,其實我們都還算幸運 至少媽媽不是馬上出個車禍或發生什麼意外,什麼都沒來得及說人就走了 至少我們現在還能把握一些我們想把握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