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篇關於青梅竹馬的文,忽然很有感觸。
======

同一個小學,不同班。
雖然知道妳的名字,但從沒說過話。
小學五年級,學校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忽然說為了要讓大家認識更多新朋友所以要重新分班。
於是我們同班了。
也因此,我小學第一次沒考第一名。
輸給了妳,以一分之差。

那種感覺就像是我玩具被別人拿走一樣不爽。
第一次認真念書,終於贏了妳兩分再次把第一名拿回來。
在這個大家都不念書的鄉下學校裡,我第一次遇到對手。
第一次有一種,英雄惜英雄的感覺。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班上開始有了妳喜歡我的傳言。
我笑笑。
覺得我們兩個就像哥們哪有這種可能性。

直到某天放學妳在路上告訴我,妳喜歡我。
妳覺得我很可愛,做事很認真,而且打躲避球的時候,很帥。
而且很溫柔。
但而我告訴妳:「可是我不喜歡妳。」
這句話即使事隔十多年後我仍舊覺得我是個混帳王八蛋。
我永遠忘不了妳那時候騎著腳踏車飛馳而去的身影。
我覺得我那時候看到了淚光。
但妳隔天又跟往常一樣笑著跟我說早安讓我懷疑我是不是看錯了。
後來我們還是跟以前一樣一起放學。
妳還是一樣坐在樹蔭下看著我打球。

唯一不同的是我們開始傳紙條。
上面寫滿了一堆無意義的抬槓,有的時候是交換一些上課心得跟問題討論。
有時候是聊隔壁班的八卦,有時候是分享一些心情雜事,還有,妳的夢想。

我覺得我們那時候就是純純的友誼。
那時候我真的覺得,妳是這世界上最懂我的人,連我爸媽都沒妳懂。

上了國中,我們不同班,傳紙條這種事情是沒法做了。
於是我們改寫交換日記。
每次拿本子去妳班上找你的時候總是會引來一陣「侯~~~~」的聲音。
但那時候我總覺得他們有病。
我們怎麼看都只是好哥們而已啊!

不過雖然不同班。
騎車回家這件事情還是可以照做的。
就算導師老是找我麻煩讓我心情惡劣,但只是在回家路上看到妳的笑容。
我就覺得心裡的烏雲全沒了。

國二某一天,我在無意間聽到了有男生在追求妳的傳言。
也不知道為什麼。
心裡就是不太舒服,感覺悶得慌。

有天中午,我在圖書館遇到妳。
我問妳:「聽說七班有人在追妳喔?」
妳點點頭,「嗯」了一聲。
「妳喜歡他?」
妳搖頭。
「哈!為什麼?他蠻帥的啊!」
妳沒回答,只是看著我。
我們就這樣互看不知道多久,我被看的心裡發毛。
「妳不會還喜歡我吧?」我忽然冒出這句。
「對。」妳很認真的看著我,說出了這個字。
我忽然覺得跟妳對視好難,隨便找了個理由就從現場溜走。

從那之後我有好一陣子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妳。
但妳還是一如既往的對我微笑打招呼。
彷彿那天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也樂得輕鬆不必多想。

我國三時跟一位學妹交往。
當時我很開心的跟你分享。
妳只是淡淡地說了聲喔
我以為妳那天心情不好。
妳笑著說沒事,只是那個來身體不舒服。
我信了。
多年後我回想起妳當時的樣子。
我想,或許那時候妳不是不舒服,而是失望吧。

國中就這樣過去了。

高中我們不同校。
無法一起上學,更別說放學了。
但我還是一直從跟妳同校的鄰居嘴裡得知妳的近況。
知道妳很好。
我也很開心。

高三,我跟家裡鬧家庭革命。
毅然決然地填到了離家最遠的花蓮。
除了少數幾個神通廣大找到我的之外,我跟以前的朋友同學幾乎全斷了聯繫。
也包括妳。

大三時。
得知妳在大學過得並不快樂。
趁著過年到妳家跟妳聊聊天。
妳笑起來的樣子還是跟以前一樣讓人感覺舒服。
但妳眉間的疲憊,我也看在眼裡。
妳問我交女朋友了嗎?
我說有。
「那妳呢?我問」
妳沒有回答我,只是帶著微笑,看著我。
我覺得我好像懂了些什麼,不敢再往下問。

回到花蓮。
我又開始忙社團忙球隊忙實習。
又跟妳失去聯絡。

2013年底。
一位國小同學到花蓮玩。
她告訴我妳到一家木製品公司上班,當會計兼設計師。
我覺得很高興。
因為妳告訴過我,妳喜歡設計,想當設計師。

但那同學又告訴我。
妳要結婚了。
時間未定,但應該會在2014年底前結婚。
而且妳交代她不能告訴我。
為什麼!為什麼妳要結婚這種事情不告訴我呢?
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
這種喜事應該要說的啊!

她告訴我,妳的對象是那木製品公司的老闆。
結過婚。
還有一個小孩。
妻子已經過世。
而且,那個老闆喜歡妳原因竟然是因為妳跟她過世的妻子很像。
這種理由我真的完全沒有辦法接受啊!
真的完全沒有辦法。
可是這是妳的決定,我還是努力說服我自己去接受並祝福妳。

三天後。
我那朋友回台北工作了。
在我送她上車後回到家沒多久,我的LINE收到一張相片。
是我那朋友傳給我的。
相片的主角是那個老闆。

我看到相片,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
妳是我一輩子的好朋友。
唯一的紅粉知己。
照理來說,妳做的決定,不論如何我都應該要祝福妳支持妳。
但這次。
妳要結婚的這個決定。
我真的真的沒有辦法開心的祝福妳啊!!
因為。








那個老闆跟我長得太像了。

====
Post images

熱門回應

真人真事。
是小說我會註明。

相信我。
我比妳們更希望這一切都是小說。

題目本來是只有青梅竹馬四個字而已。
發文前覺得四個字有點危險。
為了不要因為題目空泛被刪文所以才又胡亂掰成這樣的。

妳說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我是第一次聽說。
====
Po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