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等你在去年今天

megapx
我已試著不再想你,不再惦記你。你的照片在手機相簿裡漸漸退了潮,在群組聊天裡成為流星。你是風一樣地走了,卻又風一樣地在左右。春天膨脹成一個孤單的氣球,往事成針,將每年的今日扎破成一陣梅雨。我在雨裡撿拾你的倒影。彎下身段,一如當年為你理毛、餵你吃飯。 你相不相信回憶能摺疊成雙股螺旋,深深嵌入人的細胞裡?信仰科學的我,本是不相信的。高二那年,在圖書館裡重溫一遍聖修伯里的《小王子》,笑你是書中被馴養的狐狸。有天我將畢業,不得不離開你。花了兩天教你坐下握手,爾後的一千八百多個日子裡,你以為握手便是要飯吃。 肉身太重,紅塵太輕,時間終究無法承載你的身軀,你埋沒在過去的海面。而我眼眶潰堤,落在腳上結為層層浪花。你的身上仍有被子的氣味,而被子是你留下來的影子。華枝春滿,卻蓋不住那晚的月,蓋不住你的氣味,蓋不住與你相遇後的再賦別。我已相信回憶能活在人的體內,因為你的笑容如粒線體,在我細胞中製造層層漣漪。麥色毛茸茸中,你眨著眼睛。你不是小王子,而我竟成了狐狸。
Like
8
2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