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醫學大學
媒體不過是反應國民的水準而已, 台灣嗜血的媒體能生存, 你我都有一部分的責任。 體質不良的國營事業, 公共工程的監督機制, 外包工程的政商連結, 太沉重也太複雜了, 不管比較簡單。 就像某天軍機掉下來, 哀痛、難過, 我們也知道問題在哪了, 但很多事情總是來不及, 再掉下來一台, 好像大家也習慣了, 媒體也不太想報, 畢竟雞排妹的性騷疑雲重要的多。 隨便啦,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