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第一次看到媽媽哭了

2021年10月26日 00:32
家裡自營一間小公司,營收其實很不錯,所以我從小就過著比較無憂無慮的生活,很自由很天真的讀書。 爸爸是老闆,媽媽比較像公司的總管,生產、品管、財務還有所有的雜事都是他一手包辦,媽媽的工作核心到,公司只要沒有他一天就絕對經營不下去,就這樣把我、姐姐、弟弟一點一點的拉拔長大,家裡還有住著奶奶。 三年前,公司面臨資金周轉困難,奶奶當時拿出將近四百萬讓爸爸去還貸款,這件事像把斧頭,原本脆弱的情感,再度重重地被砍下,再堅硬的木頭也終抵擋不了破裂了…。 奶奶其實心裡是不甘願的,因為那是他很大一部分的財產,所以常常對爸爸提到他拿那些錢還貸款怎樣怎樣的,雖然表面上沒有說,但其實就是情感勒索,所以說公司是因為他才救起來的、要好好報答他等等的,這些都造成爸爸媽媽巨大的壓力。 最近因為疫情,公司的生意大受影響,訂單變少營收銳減,爸爸每天喝醉回來罵媽媽,他罵人真的真的真的很難聽,撇除一堆髒話,更可怕的是對個人人格的攻擊,他罵我媽無能,無法去外面再找生意回來做,說別人家的老婆把公司管得多好,說錢都是被我媽花掉的。 我媽,畢業於成功大學企管系,嫁給我爸之後就一直在公司工作,包含下工廠做基本作業員的工作、做粗重的搬貨工作,每天汗流浹背腰酸背痛,這幾年左右手都診斷出五十肩,連穿脫衣服舉起手都很痛苦。 支撐公司很辛苦就算了,晚上回到家,我爸總是醉醺醺回來,開始罵髒話、拍桌子、捶牆壁,把我媽吵起來,這樣的情形一週七天的話大概會發生3~4天。 今天晚上我上完晚九回到家,第一次看見媽媽哭了。 是我爸又喝醉回來,去找我奶奶講話,奶奶又開始拿那筆錢在說三道四,說錢全部都交給我媽了,他都沒錢了什麼的。 於是我爸又去罵我媽了,又是說錢的事情,開始說他無能等等的,一樣的情形重複循環。 重複循環,但從來沒有被根本性解決,奶奶就是心態不好,爸爸就是害怕承擔失敗所以推卸責任,他們兩人心裡都帶刺,被傷害的總是我媽。 媽媽何嘗沒想過要離開這個家? 許多次了,在忍受我爸喝醉辱罵的時候,他提過。 而我爸又是逃避責任的回答:不要在那邊講小孩的話。 22年以來,我目睹過這麼多次這種場景,從來沒看過媽媽哭,我沒看過比他更堅強的人,但今天他眼眶真的特別紅,哭了一些。 我的心真的真的非常痛,今天媽媽哭了,我必須做些什麼。 週五姐姐弟弟從外地回家後,我會告訴他們支持媽媽離開家裡,我們都清楚知道公司沒有媽媽一定面臨倒閉,但那也是必然的結果了。 想到我們在學校的自由學習與天真爛漫,是媽媽忍受爸爸、奶奶去經營公司換來的,我真的不願意這樣,所以我要和他們商量,在沒有經濟來源後,我們的學費和生活費如何處理,我和姐姐已經快畢業工作了,那弟弟在外地如何安心讀書,是我們兩個姐姐和媽媽要一起想辦法解決的。 我告訴媽媽,等明天爸爸起來後,你告訴他如果再有一次,你絕對會走,不管公司狀況了。 我很痛苦的是,爸爸和奶奶對我真的都非常好,無論是物質或是關心上的從來不虧待我,所以我不能萌生如果他們死掉媽媽就輕鬆的念頭,因爲照顧他們是我的責任。 但媽媽,這些絕對不干你的事了,在你離開這個家之後。 我其實很自私地,希望媽媽可以和我們留在這個家,和往常一樣在客廳吃火鍋看《以家人之名》。 但媽媽,你必須離開這個家,去過妳自己自在的生活,今天你哭了,我不能再坐視不管,必須幫助你離開這個家。 ——————————————————————— 更 我看完了大家的回覆,首先我想說非常感謝每個留言給我的人,無論是感性的支持或理性的分析,這篇其實是事發當下打的,所以很多人都覺得偏頗媽媽了。 很多回覆說到,覺得奶奶沒問題,借了錢還不能講、應該聲明還款時間等等的,我完全同意,我也因為這些回覆去思考了奶奶的立場,其實我跟奶奶感情很好啦,只是原文提到很少,現在只有我一個小孩住家裡,每天無論回來多晚我都會去找阿嬤聊天(聊她最近看的韓劇內容等等,我奶奶其實也很辛苦,我爺爺心肌梗塞突然去世,幾個月後我叔叔也因為車禍去世了,雖然過了十幾年了,這些事我都放在心裡,所以會特別照顧奶奶的心情,奶奶其實也很fashion,平時有看韓劇、爬山、泡溫泉、逛Costco的休閒娛樂,她把自己照顧得很好,我也很放心跟開心。 但是媽媽跟奶奶之間,我觀察來說是真的很多沒必要的誤會,例如借錢的事,事實就是奶奶拿錢出來支援公司,但爸爸的回應真的不適合,他反倒去斥責媽媽無能,就我前文所言爸爸習慣把責任推到媽媽身上,就可以避免承擔失敗的挫折,這點我也沒資格評論什麼,畢竟我沒有真正出過社會做生意,但我希望爸爸不要對媽媽態度這麼惡劣,但媽媽或多或少把一些憤怒轉嫁在奶奶身上了,我曾跟媽媽提過奶奶其實沒有錯,但媽媽說他一點都不想提奶奶的事。 爸爸、媽媽、奶奶,他們都是很愛我的人,以不同的方式,文中或許會感覺我有點偏頗媽媽,我也承認我真的比較想保護媽媽,但我不會偏頗到同意媽媽拒絕提到關於奶奶行為的事。 我也會以不同的方式跟他們相處,我跟奶奶的事我不會告訴媽媽,同樣的對爸爸媽媽的相處模式也是這樣,他們三個真的性格不合,我在中間只能各種緩頰,努力讓每個人都開心。 回覆也有人說到,我對經濟的解讀不夠成熟,或許是,說我為什麼不直接回家承接家業,但我很抱歉的是我懷著一個夢想,我一直都想讀研究所,進大學以來每學期都拿書卷、參加競賽實習,我有我想先完成的事,而繼承家業不是我在讀研究所前的安排。 謝謝大家的回覆與關心,我看到很多回覆都說我家的情況跟你們的很像,可能是因為在台灣中小企業型態很多吧,無論如何我的案例提供大家討論跟參考,希望跟我有一樣煩惱的人可以參考看看,以最柔和的方式解決問題。 然後媽媽好像還是沒有要改變目前狀態,但讓媽媽自由的居住與生活這件事,是我在看見媽媽哭的那天埋下的種子。
愛心嗚嗚驚訝
7136
留言 305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