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要真誠的認識自己,努力的想要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
也許事實難以讓人接受,但是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才更讓人難堪。

我這輩子沒瘦過BMI一直都在29左右,身高也是半殘。
這樣的我也是有被人喜歡過,告白、被告白在我的人生當中都曾經發生過。
平時的我雖然隨和,但是在某些觀念衝突上,我應對的方式和其他人大不相同,我喜歡爭論,我覺得爭論可以讓溝通更加的切實。可惜的是認同我這樣概念的人並不多,也因為如此這樣的我朋友並不多。
其中包括同儕團體都難以接受,畢竟誰能夠接受老是想要吵架,而且不自覺的表現出高人一等姿態的人呢?我,就是個獨行俠,這樣的我不受歡迎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難過,但是我不想責怪身邊的人。

也許因為個性太過偏激,所以我對於能忍受自己的朋友通常都十分珍惜。能夠接受我的人並不多,不過也因為這樣,所以份外珍惜朋友的心情對其他人來說也不是非常難理解的。
一些因素下,拍照變成我一種抒發生活的方式,因緣際會中我的拍照是從人像開始拍的,拍cosplay對我來說就是重新描述故事角色的心情,藉由出角人在心情和表現上詮釋,重新賦予這個角色屬於演繹者的涵義。這樣的感受讓我認識了更多的人,有了更多的朋友,這些朋友都充滿了熱情,情緒激動的在描述他們所愛的角色和愛他們的心情,對於某些特定的CP也多有包容的心(?)只要不在他們面前提起或者拿出本子的話應該都是如此。

總之,也因此完全分不出友情和愛情的界線。因為,對於朋友我盡心盡力,而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我的朋友多為女性。在極端渴望友情之下,我對於這樣猶如甘霖一般的接納幾近於病態努力,接送親友回家,在中部的我每天都騎百公里來回配合親友拍照,付出交通費南北奔波只為了幫親友拍照等等,當然獲得不少親友的信賴,漸漸的我無法看清什麼為親密關係,因為理解跨越那條身體接觸的線我失去的將不只是友情。

因為親友的熱情,挽手臂、擁抱、環頸對我來說都是正常的事情。互相關心送小禮物,極其用心的生日卡片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見面的糖果餅乾和小卡片又或者是手工蛋糕等等,也是常常去做的事情。更別提每次拍照都在餐廳,這對於許多男性來說近乎等同於約會。
這樣的情況我從來沒有誤解過,我也不需要理解到愛情,因為這就是友情,我渴望到極致的友情。在正常社交之下感受不到的友情。

面對朋友的完全信任,我也投以完全穩定的心情將他們視為純友誼的善意表現。
不過偶爾也會有喜歡的對象,只是剛好都是女同性戀(笑 ),這點倒是常常被拿出來當話題。
但也因為這樣,就算是告白或者告知後,我也不會有過度意識的情況。
面對朋友,單獨吃飯、聊天、看電影對我來說都是正常的。性別不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而說到告白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跟自己告白的都是些高中生甚至是國中生,在這種情況之下,有著水準以上的自制力可以安全的保障我不會上社會版頭條啊(笑

久而久之我以往認為是一件好事的狀況,卻非常嚴重的影響了我。
變相的我沒辦法輕易的喜歡上人,只因為友情是安全的,面對過度的肢體接觸我會恐懼。只因為我覺得不管是誰,身體是值得被尊重的,至少我不能主動的去侵犯。
當朋友要我推倒再說的時候,因為過度的自制什麼也做不到,一種幾近於病態的克制力讓我就算同床共眠,我也只會開心對方信任我。就算只有單獨約我在他的房間裡面過夜,我也只覺得可以徹夜聊天真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即便有和女朋友交往,近半年來僅只有牽手沒有擁抱更別提接吻都沒有就分手了。
我想也許我還不夠愛他,也許他不是我正確的對象。
也許我缺乏了一些熱情和激情,也許的也許我喜歡男生。

曾認真苦惱考慮過喜歡男生這件事情的我,還跑去看了GAY片看看自己有沒有性反應,說來也可笑不知道該慶幸還是可惜,沒有發生這件事情。不過這也許可以看成沒碰到天菜也說不一定,倒是A片幾乎都有反應。

所以我的問題到底在哪裡呢?我也不知道,認真不知道與認真困惑之間說出這些話語于人告解,於人消遣。已經變成一種日常生活。


請教我如何真切的去愛上一個人吧...

--
雨中笑鬧的是過往的笑顏和數不盡的屬於他的杏靨
風中舞動的是現在的絲縷和飄散下片片難承的落花

夏天的落花和雨中的月光

佐著她的顏色、時間、還有迴響在空中
一抹微笑
與誠摯的雙手一掬澄靜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