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也兩個月了,有時早上醒過來自己還是會閃過跟妳相處的時光,慢慢的習慣連朋友也不是的感覺。

想起大學我跟妳的關係,也是雙方從球隊行政開始建立起,我們彼此互相合作交流,慢慢的我對妳也有特別的感覺,跟一般女生不一樣。

或許我們在互動中產生彼此好感,似乎妳對於那感覺一直保持到我們兩人畢業,想說儘管研究所分隔兩地依然可以維護得很好。

可惜,新竹的妳對於北部的距離障礙始終無法克服,彼此的感情真的出現的裂痕,雖然我們不是每天聯絡,但每次有機會跟妳說說話時,我都保持很愉悅的心情與妳分享。

見面也大約一個多月一次,難得見面也不好意思說彼此的內心話,我們逐漸對另一半的碩班生活模糊,回應的方式也跟以往落差很大,或許我感覺的出來,但妳不願意當著我面說。

果然透過通訊軟體,你跟我說沒感覺了,遠水滅不了近火,也沒給我機會透過語音跟你訴說。至今,依然不了解妳內心的壓力,妳說的朋友關係,看似從文字上無法表現,我也放棄了,因為我也好累。

可能以前我們的事情妳也會隨著時間淡忘,到現在我依然覺得分得有點莫名,因為答案只有妳知道。

獅子王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