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先天性心臟病,雖然不嚴重。

從我懂事以來,我就知道我每天都要吃藥,都要固定去醫院報到,每一年要固定的作一些檢查,然後我不能做劇烈運動,不能跑步。我覺得我的人生充滿了很多該做的事和不能做的事。

小學的時候,當別人很累得跑著操場N圈時,而我就是漫步的走著一圈圈的操場,那時候的我,對於這些還不怎麼在意,但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情就是曾經有人說過我有這病都是我媽害的,說真的,我也這樣想過,但那是後續的事,那一次,我記得我和那個人吵了一架,因為當時我並沒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我很生氣那個人那樣說我媽。

國中的時候,當別人頂著大太陽的跑兩圈的操場,而我只要走一圈時,那一天我聽見了有人故意很大聲的說著不公平,說真的,我不怎麼在乎別人怎麼對待我、排擠我,反正我知道總有人願意跟我當朋友,即使怎麼被欺負到哭了出來,我還是可以不吭聲,但那天那句話真的觸碰了我的底線,我心中很憤怒,卻沒辦法當場理論,因為我知道,根本不會有人站在我的立場為我設想。

我想請問,當你們在訴說著不公平的時候,你們有想過何謂公平?你是一個健康的人,你不用天生就當個藥罐子,不用擔心害怕自己的病情哪天惡化了,要再一次的進手術房,甚至不會有像你們這樣的人對我冷嘲熱諷!你們沒有這樣的人生,你們沒有經歷過這一些事情,我試問,你們有什麼資格跟我說不公平?況且,這世界本來就沒有公平這回事。

這些是當下我心中的想法,為此,我還難過了一整天,甚至怨恨我的媽媽,想說都是她害的,但後來想想,這真的怪不了任何人。這不是家族遺傳,也不是什麼基因問題,真的很單純的就只是個機率問題,25%的機率,然後,我不幸得到了,就這樣。

當我在交男友時,我會跟他坦白一切,當然的,不論他能不能接受這件事,我都會尊重他的選擇。雖然他說不在意,但不知為何我總是特別care這件事,即使他一次次的安撫我。所以後來我想我還是適合一個人過。

現在沒有人會在意,也不會用著這樣膚淺的眼光看著我,甚至嘲諷我。但每當夜裡我想到曾經的這一切,我總還是會難過的掉淚,不是難過我的病,因為我知道我的病不嚴重,只要吃藥跟定時追蹤就能控制的,但我在意的總是這個病是不會好的,意味著我跟平常人就算再怎麼一樣,我終究還是不一樣,雖然看不出來。但這些我從來不敢讓我媽知道,因為我怕她會擔心、會傷心,所以我總是很勇敢地說沒關係。

最後,謝謝看完這篇的你們,寫到中間我總有點語無倫次的,這些無奈、委屈和眼淚,我放在心裡很久很久了,因為我不知道該跟誰分享這些情緒,而我真的壓抑的累了,需要有人傾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