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個半月的薪水讓我弟上一堂刑法課 姐姐的#電力滿格密技

megapx
這個故事要從我媽偷看我弟手機開始說起 但說之前先前情提要一下 我弟從小(大概1.5 - 2歲之間)就被診斷出患有自閉症,也從那時候就開始就領有身心障礙手冊 自閉症也稱為孤獨症(英語:autism),是一種由腦部發育障礙所導致的疾病,其特徵是情緒,言語和非言語的表達困難及社互動動障礙,導致他沒辦法那麼順利的跟這個世界相處。 不過在我爸辭去工作耐心的照料之下,我弟的症狀算日漸好轉,可以就讀一般的學校,但這一路上也在輕度、中度之間游移,說起來這將近20年的歲月之中,我們每一年或是每半年或是每個月都要去醫院回診。 而我呢,則是從小就被賦予照顧弟弟的責任。 在成長這條路上,我弟的確不是過得那麼順遂,畢竟有些事實透過愛也無法掩蓋 我們的學區很重疊,老師和同學之間彼此也都會知道彼此是誰 我從小就是個比較外向且喜歡社交的人,導致在老師或是同學們不了解我弟的狀況之下,常常妄下定論 『明明就是姐弟,阿怎麼個性跟表現都差這麼多』 『弟弟就是問題學生啊,每次都考倒數⋯』 『你姊姊這一次又拿到第幾名,真的好優秀』 但當然,其中也遇到了許多願意花時間了解我們家庭的老師和好友 其實我一開始很不以為然,我愚昧的以為這些旁人的酸言酸語不怎麼樣,我只覺得用自己的方式愛著我弟就可以 直到某天,我聽到我弟對我爸說 「誰叫你們要把我生成這樣」配上自暴自棄又無奈的語氣,那一刻我的世界也一同絕望了 但後來我弟漸漸長大,開始上大學、去企業實習之後 在各方面都成長了許多,過去的往事也這麼煙消雲散 就當我天真的以為 2022 年大概可以風平浪靜的度過了 OK,我弟馬上就闖禍了🙂 我媽因為忙於工作一直沒有花太多心思和我們相處 導致她直到現在還是常常不太了解我們(或是說不太親近) 於是她趁著我弟去洗澡的同時,擅自偷看了我弟手機 就雙方的描述,當時的對話如下 (我弟洗完澡從浴室走回房間,他們四目交接) 「對不起,我不是要故意偷看你手機」我媽先開口 「我不會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我媽繼續說 『如果是姐姐的手機,你敢偷看嗎?』我弟這樣反問我媽 我媽當晚就來我房間跟我說她偷看弟弟手機的事情 當然免不了我一頓責備,妳這樣很沒禮貌啊、不懂得尊重他人、妳憑什麼偷看等等,畢竟我是很重視隱私的人,聽到「偷看」還是忍不住先口出惡言 結果我媽後來啥都沒說就回房間了。 大概隔了三天,我跟我媽飯後去散步聊天的時候 『欸我那天偷看弟弟手機⋯好像看到他被騙了錢』我媽支支吾吾的說 「蛤 •ࡇ•??? 阿被騙了多少錢」我接著問她 『好像有上萬塊吧⋯我不曉得啦⋯』 雖然偷看手機是不好、不正確的行為 但我弟也的確做錯了一些事 此時我的電力大約 ■■■■■■■■■■100% ⚡️ 準備回家叫我弟好好解釋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 花了好多力氣跟我弟溝通,抽絲剝繭,要他慢慢說出到底是闖了什麼禍 ( ・᷄ὢ・᷅ ) 但他真的越講我越生氣,畢竟我開始工作後就常常拿錢給他 我當下只覺得嗚嗚嗚嗚我的錢錢我可憐的錢錢 了解來龍去脈後電力大約剩 ■■■■■□□□□□ 50% ⚡️ 簡單來說,我弟在今年5月時,在8591這個遊戲線上交易平台,購買了一個遊戲「陪打」服務 後來覺得對方的陪打不滿意,希望可以退錢並且給了負評,內容是「爛 斷線」 對方聲稱要提告詐欺跟公然侮辱,弟弟非常緊張就一直一直一直跟對方道歉(大概說了超過10次以上),也因為他不太善於和他人溝通,在對方說已經去警察局報案了,要請律師寫「撤告狀」,費用要 12000 ,問我弟弟願不願意出的同時 我弟弟就轉帳了,這件事情也就暫時落幕 在整起事件被家人知道後,後來跟對方透過文字對話時,我們推測了對方可能根本沒報警,用這樣的話術騙走我弟的錢(或是說是我的錢嗚嗚) 我們一致希望可以提告對方 原本當天晚上就要去報警,但因為我們當時也還在釐清整個狀況,警察也拿我們沒辦法(抱歉了警察,當下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反正我非常苦惱就是了🥲 坐在警察局外的我電力剩 ■■□□□□□□□□ 20 % ⚡️ 打了165、打了免費的法律諮詢電話 然後我就一邊哭一邊問我弟為什麼要把錢轉給別人🥹🥹🥹 可想而知,後來我們沒報案成功就回家了 ⋯ 再後來我花了一些時間跟律師接洽,也了解到處理這樣的案件大約要一筆不低的委任律師費,粗估是 6-8 萬 然後我陷入了很長一段思考期 因為對方態度很差,我實在是無法忍受有人可以這麼沒禮貌又自以為是 開口閉口就是「你要告就去告啊、到時候我們再告你誣告、不要跟我講法律,我比你懂」 另一方面又覺得,花這麼多錢打這場官司值得嗎,已經被騙走 12000 了,我還要花這麼多倍的成本去打一場不一定會贏的官司嗎 此時姐姐的電力剩 ■□□□□□□□□□ 5 % ⚡️ 當然我弟是非常自責的,他一直試圖用他的方式彌補這一次的過錯 好比說更積極的接我上下班,或是幫我準備晚餐等等 他也知道我喜歡喝飲料、吃甜冰淇淋點,就會主動買回家放在冰箱 『欸我想喝飲料』趁著他出門前隨口說說的一句話 「喔 那我下課幫你買回來」真是謝囉 在我弟的努力彌補之下 喝完飲料的我電力緩慢恢復中 ■■■■■■□□□□ 60 % ⚡️ (畢竟徵文活動有乾爹雀巢爸爸贊助,剛好我弟買的又是雀巢檸檬茶,必須置入 🍋)
megapx
翻來覆去好幾個夜晚後,我跟我弟說我們就提告吧 很抱歉在事發當時對你大呼小叫,因為我當下只覺得自己賺錢很辛苦,忽視你的感受 希望這一筆(很貴的)律師費可以讓你好好學習,在未來遇到相同事件時可以先和家人討論,先問問其他人要怎麼辦,而不是因為害怕就做了錯誤的決定 然後我們一起找了律師,踏上了這條漫長的官司路途 人生是非常痛苦且艱難的 我也相信很多努力徒勞無功 在我本來以為一切都趨向平靜後,總是有新的挑戰出現 恢復電力的方式有很多種 其中一種是家人之間的愛 用一個半月的薪水讓我弟上一堂刑法課 希望我弟是真的有好好的從中學到什麼 那也不枉費這些付出了 感謝大家看我寫了這麼多 目前官司還在進行中 希望下一次寫的內容 能讓更多人免於被詐騙的危機 我仍然相信世界充滿了良善 - 百度人
Like
100
2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