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今天有比賽
明天也有比賽

其實我心裡只是希望你能對我說個加油
也沒有特別希望你花時間來看
但是 卻聽不到
聽到的總是無止盡的打太極

雖然對你依然體諒
但這樣的酸楚總是得自己吞下

給特別的你
才有特別的等待
以及特別的耐心
我想如果不是你
加油這兩個字對我來說意義都不會這麼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