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我想談談一些我的故事跟想法。

最近的割喉案又再次掀起網路大論戰,我想大部分的台灣民眾還是義憤填膺的支持唯一死刑,尤其「如果你全家都被殺了再跟我談廢死」應該算是支持理由TOP3,其他的討論還有包括「他有精神疾病是他自己的事,不干社會家庭的事」之類,大家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覺得我應該有資格來談談這些事,我天生比較敏感內向又是個同志(目前未出櫃),於是我國中高中都在霸凌跟排擠的陰影下成長,很不幸的是我脫離這些環境之後依然沒有好轉,我目前的診斷是焦慮症+憂鬱症,成人亞斯分數也蠻高,不過我的諮商師是說我已經脫離亞斯的診斷標準了頂多算得上是「亞斯特質」而已,學業跟找工作方面理所當然的都不太順利,我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自殺或是殺人的慾望從來沒消失過,關於道德的思辨我已思考許久,可是我還沒找到一個我認同的想法/標準。我想我十之八九就是你們口中那種有病的變態反社會人格者,也許不是最嚴重的那群就是了。不過我算是病識感很高的患者,所以一感覺不對就會進入植物狀態(把自己關在家,所有可以傷人的東西都先藏好)然後開始尋求協助,幸好他們的協助,我到現在還沒做出什麼「大事」,萬幸萬幸,

===回憶分隔線====
我小時候遇到那些不堪的事情,雖然害怕報復但我還是有尋求大人的協助,恩我真的覺得他們可以幫助我脫離困境,畢竟那個時候我也沒有別人好依賴了。
可是,無論我說了多少次我受到的欺凌,我在他們面前崩潰了多少次,我獨自逃課了多少次以示抗議,這些大人們總是對我說「不要理他們就好」、「你以後就會忘記了,小事小事」,但最令我無法接受的是「原諒他們的不成熟,你要寬恕他們才能放過自己」然後繼續姑息他們的惡行。
其實,我也隱約猜得到他們根本沒有能力處理我的問題,是要把那些小混混抓來扁還是怎樣,偏偏本校又是個有黑幫滲入的學校,壓下我的事情比處理好方便多了。

我原本對「原諒他們的不成熟」這句話非常不以為然,不過後來長大了一些,多看了一些書,多接觸了一些人,也包含和那些年幼時曾經欺負他人為樂的人喝酒談心,說來奇怪,我居然有點憐憫他們的生活背景,我居然也就真的不那麼恨他們了,因為他們似乎也並非全然是壞的,把他們當成一個與我相同有些缺陷的人類,我想我無法像打蚊子般的殺死他們,雖然把他們當蚊子就可以繞過這個BUG。(寫到這邊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不是很反社會?)

可是無論我間接知道他們現在的生活過得並不好,我又在理性上已經多麼的寬恕(吧),我發現傷害跟痛還是不會消失,我依然在午夜夢迴中驚醒,我依然需要藥物才能入睡,我依然無可控制的自傷(還有一再壓抑放手一搏在校園大開殺戒的衝動),好讓自己覺得好過一點。

===VCR暫停====
你可能會覺得這沒什麼,勵志書籍也常說放下才能走更遠嘛。

第一、殺人魔a養成
我前面有說,我很清楚我的人格裡有極為殘暴與嗜血的部分,或許是先天的,或許是後天被一些狗屎爛蛋激發出來的,我好幾次拿著家裡的水果刀,半夜跑到街上散步,一邊想像著隨機攻擊後自殺之類天理不容(很中二?)的事,沒被發現只是好運千萬別模仿阿。雖然不想承認但這的確讓我覺得好過很多,我那空虛又不信任任何人甚至整個世界的心靈,似乎得到一些虛幻的滿足感,很變態卻很真實。

幸好我某次自殺未遂跟攜帶武器被發現了,開始接受種種治療與輔導,我這不穩定的人格才逐漸受到控制,雖然偶爾還是會失控一下割割手割割腳,可是其他還徘徊在黑暗中的靈魂呢?應該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樣幸運。

二、應報論
恩我精神狀況最差的時候真的好想放顆炸彈在車站還有母校,好炸死一票人(之所以是一票人是因為霸凌這種事情基本上沒有一個特定的兇手嘛你知道的,寧願錯殺不願錯過)好彌補我受到的所有傷害…這樣的思維是不是跟支持唯一死刑的論調有點像?再說死了一堆人,看到夢中的血流成河(?)景象也只是稍微滿足我的殘暴人格而已,我受過的傷害顯然是不會被彌補了。
喔喔先別砲,我明白「被霸凌」跟「家人被殺」的感受鐵定不一樣,所以我也無法全然的認定「死刑無法撫慰受害者」,同樣的,除了受害家屬之外沒有人可以參透那種感覺,這樣的訴求實在太過空泛了。

=====小結分隔線======
喔天阿吃完安眠藥才想打這篇文章,眼睛快睜不開了,雖然還想談談關於「這麼想死為什麼不自殺要殺人」的問題但我真的快不行了,再這樣要刮骨提神了我還是趕快去睡一會兒 (攤
說真的,我很難在廢不廢死全然對立的兩邊選一邊站,我不覺得死刑能夠減少殺人魔的誕生,可是廢死的路還很長,還有很多很多相關的問題需要被討論(消除精神疾病的歧視,努力讓年輕人有未來等等)肯定不適合這個時空的台灣。

我想,只是我想,如果開放某些嚴重精神疾病的安樂死也許可以減輕一些想死不敢死之人的壓力,不過這又是個複雜的問題了。
(我有跟我的諮商師談過這種問題,結果她說目前全球醫界認為精神疾病應該被治療,也非完全的不治之症,基於生命權至上觀念應該不太可能讓這種政策通行(・ω・。)......)

共 4 則回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3
我覺得你是個溫暖的人欸
雖然你可能並不這樣覺得
但我從你的文字中看到了同理心 而不是同情
只有設身處地的思考
才會有溫暖的同理心
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同情
0
哈囉,女孩
我知道你內心有所不滿,
我知道妳真的很想報復那些曾經欺負你的人,
但是如果你今天真的殺人了,
你確定你心裡的壓力會比較小??
我認為真正能打他們臉的,是活的比他們快樂,過得比他們好!!!
這才是最好的報復方式,
而女孩,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的😊
0
B2 只是一個人際溝通有障礙的屁孩為了想弄懂別人在說什麼,而不小心培養出的技能,可是我(應該)是完全可以把這尚屬人性的部分關掉。

B3 我可能說得不夠清楚,我的意思是殺了人誰都不會比較好過,無論自己就是受害者或只是在網路叫囂唯一死刑的鄉民。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