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轉載]人血饅頭事件

在分享我的烏克蘭經歷之前 我想我有必要先說明為何我會退出國際兵團的原因跟始末 整個故事相當的令人不敢置信,但所發生的都是事實。 ________文長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事情的起因要從一個台灣人說起: 潘修褉 本名潘立偉 幾年前,潘先生原本也是服役於陸軍特戰指揮部的志願役,不過服役不到一年,就報不適服而離開了國軍 那時我人已經在法國外籍兵團服役,於是潘先生就透過網路聯絡上我,詢問如何加入法國外籍兵團以及尋求各種細節和建議 之後,潘先生也如願的順利入選法外,服役位於圭亞那的第三步兵團 有後輩的加入本該是一件欣喜的事,想著台灣人法外團體又多添加一名成員,可惜隨著時間流逝一切都開始變調了... 潘先生,在進入第三步兵團後,從原本謙虛誠懇的態度變得越加狂妄自大,開始不斷地在網路各種吹噓自己在兵團有多神勇有多優秀 當然這些在我們法外的台灣人們都看在眼裡,不過我們也沒有表示什麼,畢竟能夠加入法外並且能在這樣的環境熬下去,肯定都不簡單,為自己驕傲自滿一下也沒什麼 在網路上愛慕虛榮、吹捧自我、尋求他人認同也乃人之常情 這樣的人我們在法外也看多了,早就見怪不怪 當然在台灣法外群組裡的也有些前輩、長官們,包括我都曾勸他收斂一點 但是潘先生卻開始越來越過分,對於我們好言相勸非但不聽 還開始各種侮蔑、踐踏他人的榮譽,在他的眼裡我們都成了只會倚老賣老的學長、老人 我們在兵團取得的成就跟階級都成了靠年資而來 只要是非第三步兵團的法國本土單位到他口中都成了「雜魚」 仗著自己在海外省,沒人奈他何,開始肆無忌憚起來 為了以正視聽,我們也在網路上進行了各種筆戰 相信有在追蹤我們FB的人應該都有關注到這一段過往 直到潘先生在服役的2年多後,受不了法外的環境自己選擇逃兵 在網路上銷聲匿跡,本以為這事情就這樣告一段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22年2月,俄烏戰爭開打 在5月的時候,潘先生加入烏克蘭國際兵團,又開始在網路上活動 並分享各種他在烏克蘭「前線」的文章和影音 相當然爾又是各種吹噓和裝模作樣 甚至宣稱自己給部隊捐贈200萬台幣的物資,結果實際上是在國內跟人要物資裝備,再裝做自己個人的名義捐給部隊 期間還跟一個同隊伍的中國人起了糾紛,於是潘先生就製作了手榴彈陷阱,企圖炸死他的指揮官和隊友,並計畫嫁禍給那個中國人 好在這奸計並未得逞,也無任何人員傷亡 而國際兵團也不想把這件事鬧大,只選擇開除了潘先生的軍籍 起初我也不相信他會做出這樣的事,感覺這過於的誇張無可信度 或許是有勢力想要惡意抹黑 當這件事在網路上爆出來的時候,我還幫潘說過話 直到我也到了烏克蘭之後,偶遇到他以前的隊友才確認整個事情的始末和真實性。 而潘先生在被踢出兵團之後,不但沒有離開烏克蘭,還不斷在境內瞎晃,在烏克蘭西部偶遇的了 曾聖光 先生。 曾聖光先生,在俄烏戰爭爆發前也曾在網路上聯絡過我,表示想要加入法國外籍兵團,我們也因此結識 戰爭爆發後,曾聖光沒有選擇加入法外而是投入了烏克蘭國際兵團 所以也從我這聽聞過了潘先生的「光榮」事蹟。 在烏克蘭後方遇到了被開除卻依舊在網路上裝逼說自己在「前線」的潘先生,正義的曾聖光看不下去於是就拍下來上傳到潘先生的FB上直接打他臉 而氣急敗壞的潘先生,當晚就帶著幾個外國「友人」到曾聖光的下榻處找麻煩,企圖汙衊曾是中國間諜,還先行動手 結果反被曾一拳給打斷了鼻樑,潘先生只能夾著尾巴逃跑,只留下滿頭問號的外國友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潘又再度的在網路上隱身了 直到傳出曾聖光不幸在前線犧牲的情報 潘先生才又現身在網路上 仗著死人沒辦法說話,發文蹭曾聖光的死,還不忘裝模作樣的評論誣蔑曾聖光一番,繼續他的網路裝逼行為 看不下去的我直接亮出我在烏克蘭國際兵團的身分 直接狠狠的打了一次他的臉,眼看事跡敗露潘先生就真的從網路徹底的銷聲匿跡 想說經過這次後,他已經聲名狼藉應該不會也沒辦法繼續在網路裝逼,或許他就會乖乖地回台灣,從此不再出現 豈料他仍舊不安分,消失了幾個月後 為了報復我,他不知道去哪裡找來的法國人幫助他,也不知道他去哪裡取得我在烏克蘭的電話號碼,發語音給我 假裝是烏克蘭國防部情報總局 下轄的一支由前法國軍人和法外組成的志願軍偵查單位 說是看到我在國際兵團的人事資料,了解到我的經歷 想要邀請我加入他們的單位 由於潘先生非常了解我在法外的經歷以及法軍才會有的一些術語 說得有模有樣,讓我一度完全相信這是來自官方的邀請 為了能夠更發揮所長,貢獻更多能力 於是我跟我所在的國際兵團單位解除了合約 而我也向那個假法國長官(實際上是潘所扮的) 徵求同意能不能帶上我一個有興趣也想加入的隊友一同前往面談 於是我跟我戰友們倆就一起前往約定好的會面定點 到達約了定地點,我們就突然遭到連續三顆的手榴彈的攻擊 好險我們反應夠快及時的臥倒跟逃跑,才避免遭到致命傷 我只受了幾處輕傷 但是我的戰友就不是那麼幸運,只見整件上衣染滿鮮血 肺部似乎受到創傷,呼吸已經不順 好在他車上放有急救包,我還能替他做緊急的應急處置 我趕緊駕著車狂飆,送到醫院救治 最後研判是血胸跟其他不等的傷口,需要開刀取出彈片 還好並無大礙 這件事情也驚動了當地警方,馬上就展開調查 隔天很快地就透過電話定位,查出兇手就是潘先生 並立刻逮捕了他 當然事情並沒有這樣結束,接下來一個月 我面臨的是無數警方的筆錄、國安局的調查、法院的聽證會 不斷在警局法院來回跑,還要回現場還原等 而其間我的護照也被扣留,在調查結束前無法隨意離開烏克蘭 也無法回歸原單位,弄得我心力憔悴 最後,潘先生將被烏克蘭法院刑事起訴,而檢察官告訴我 他至少會被判10~15年的有期徒刑 不過等法院開庭判決至少要等上二、三個月 在完成最後的聽證會後我獲得了自由,只需要等待判決結果 剛好當初跟我一起來烏克蘭的台灣戰友,因傷必須返回台灣復健 同時為了將潘先生的結局見證的最後 所以我沒有選擇回去兵團,而是離開了烏克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遺憾的,我的烏克蘭之旅就因為這樣在這邊畫下了句點 之前常常能看到,在媒體和網路上吹捧那些烏克蘭台灣志願軍們,將他們一個個塑造包裝成戰場英雄 但是實際上,有根本沒加入兵團或是沒上過前線的、有竊盜烏軍裝備的、有收對岸的錢當間諜被抓的、甚至出現像潘這種喪心病狂的人 所謂的「台灣之光」們,真相就是如此 「在未來,每個人都會聞名於世15分鐘」 在這個資訊傳播發達的年代,成名實在太過於容易 享受為了那一點成名的快感 也因此陷入其中無法自拔,迷失於眾人的目光之中 常常為了紅而大嗑人血饅頭,為了圓一個謊而說更多的謊 最後變的無可救藥 就像潘先生僅僅是為了這一點網路流量跟無聊的虛榮心 能做出種種失心瘋的行為 希望各位都能戒之、慎之。
megapx
megapx
LikeWowSad
2927
272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