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比手足更像手足。
很多人甚至以為我們是龍鳳胎,或許相處久了,面貌、語調、眼神都漸趨同步了吧。

彼此很少打電話,所以接到你的電話時詫異了一下,但一接通就察覺到不對勁,你的嗓音抖的厲害。
「可以回來陪我嗎?」你說
省去詢問的時間,直接搭最快回去的一班車。課程很滿考試很多肉體非常疲憊,在車上卻睡不著也不敢打電話問你。到了你家才知道發生甚麼事,而且已經有一陣子,一直在外地的我沒注意,你也不告訴我這麼重要的事情,直到最終結果出現。

你的至親以某種不堪的方式、造成實質和心靈的傷害後,離開這個家。

那天是聖誕節前夕。
都半年了,我還是找不回那個笑容爽朗眼神淘氣、總是帶著活力督促我走向世界的男孩。
望著你瘦削的雙頰,幽黑空洞的雙眼,即使賣力搞笑也只微微揚起的唇角,知道身為長子的你背負多少現實和精神上的壓力,除了那天你緊抓著我哭得聲嘶力竭,便再也沒見過你掉淚,連哽噎都沒有。

但我永遠記住僅只一次的聲聲哀鳴。

你有次過街時恍神,被汽車擦撞,輕傷。完全不敢探問你是否厭世...
曾煩躁地想對你怒吼不要再裝死,幾次想狠狠幾個巴掌打掉你滿臉憂鬱陰沉
在你面前如以往開朗稚氣,卻刻意凝聚更快樂的氛圍,希望能感染你
每次大哭之後,內心深處越發自私地希望過去的你能回來.......
但最後我收起了自己的脾氣,還學會怎麼燉中藥、怎麼拿針線,好多好多我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學會的東西,也學會直到轉身才安靜流淚。

好幾次夢見我被前男友傷害而暴躁哭泣,不分白天夜晚的鬧騰,而你依然很有耐心地安撫陪伴著,看著我任性幼稚的行為,對我的尖銳言語一笑置之。
剛開始夢見時醒來常痛哭,不是因為那段傷心過往

而是因為夢中暖洋洋、眉眼都會笑的你。


就當作集點吧,慢慢累積出你的笑容
這次換我陪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