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被89私刑過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最近的鳳梨事件彫博跟保母翻盤 真的只能說不意外 以前小學國中都是那種一堆89的學校 遇過一次根本不認識他 落人跑來班上說誰誰誰在路上瞪他要討個公道(? 記得那時候我害怕到都提早到學校怕在路上被89堵呢 然一直不斷回想自己哪裡做錯了(答案是沒有) 記得我那時候說:我沒有瞪你,我根本不認識你 89:那如果有怎麼辦 當下我的表情:?_? 內心Os:啊就不認識你是要怎樣 不過最後老師們還是強迫受害的同學跟89道歉了 另外還對我落下狠話:要不是我 「今天你就被抬著出去了」 對 我就是說你喔 小港國中的朱秀*數學老師:) —— 回過頭來看 89欺騙說謊對保母施以暴力根本就是意料之內的事情 吸毒害自己小孩死亡然後把罪推給別人 但更可怕的是這種行為從小到大居然都被「有權勢」者所包容 找個理由幫89安個:他們只是不愛念書而已,本性不壞 試圖告訴大家其實89也是人 但就我的觀察 89有一半以上連做人的基本道德者都沒有 有些傷天害理販毒吸毒暴力的89只要隨便做個好事就會被灌上「浪子回頭」「其實她很善良」之類的屁話 所以我不經在想:這社會是不是對89太過寬容 似乎規範都只有在約束乖乖聽話的善良公民/學生 甚至會寧可相信89說的話而不願相信正常人
LikeSadHaha
1208
60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