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限女雅房卻是室友春宮

Anonymous
這位室友已經住了10幾年,不但跟房東同姓,而且會幫房東計算瓦斯和電費等等,房東非常倚重她。但她有個癖好,就是會帶ㄆ友回家。 明確知道有砲友,是因為有次見到了白種人,該不會我臉盲分不出黃種人男友跟白種人ㄆ友吧?唉,但為什麼她挑的男人都只有能力在她的雅房打炮呢? 帶男人回來,但她房門也不關,人從客廳走過,就能看到裸男躺在她的床上。就算她的房門關起來,妳也能聽到她的叫床聲。更別說她的男人也會使用衛浴和洗臉槽等等,保險套又丟廁所垃圾桶,上個廁所撲鼻全是精液味。 試想,妳明明是付了租金那個人,但妳還得等陌生男使用完畢,妳才能使用。每月水電瓦斯照樣除以3,妳還是得付。 我搬進來以後,室友已經換過一輪,只剩這位小姐一直不搬走。房東人很好,願意每年不斷上租屋網找限女雅房室友,真不知道這兩人之間有什麼… 相欠債。 等到我的租約期限到了,我也要搬走。 我租限女雅房可不是來體驗混合生活。這時代連住青旅都能選全女房或混合性別房,租屋卻不能選?
LikeHahaWow
611
15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