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我最愛的人走完最後一程

10月27號,中午跟同事吃飯的我, 接到了媽媽的電話。 「你…快來…奶奶過世了。」 媽媽的哭腔跟爸爸的啜泣聲此刻在電話裡聽的無比清楚, 而我只是呆呆的愣住了。 什麼情緒都沒有,什麼想法都沒有。 只是一路放空的趕快回公司收東西。 還好同事真的很暖,叫我趕快收,而剩下她處理。 - 到了醫院的地下二樓,我很平靜。 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先找到了我爸媽跟親戚。 而他們哭的很慘,甚至無法跟人員溝通。 於是我包攬了剩下的工作, 選骨灰罈、選方案、選時間… 雖然爸爸一直跟在我旁邊,但他突然變得不像我認識的他。 「都給妳選..你覺得好就好…」 他像孩子一樣,什麼都給我決定。 甚至人員去找爸爸問事情,他也是跑來問我。 「你覺得呢…?這樣好不好?」 我從未看過他如此,彷彿我是長輩一樣。 既心酸又讓我備感壓力。 我腦袋中不停的思索著, 為什麼我還沒哭?我還沒任何感受? 是因為我還沒看到小房間裡的奶奶嗎? 我不斷地默默思考。 當天的人員發現都由我來發話後,什麼都跑來問我了。 幾乎所有人,都覺得我處理就好。 甚至連媽媽都說只剩下我可以扛了。 這忙碌的幾個小時,讓我毫無任何時間思考我到底在選誰的後事。 也正是如此,我越發覺得我好像異類。 「為什麼啊..我還是沒哭?」 - 處理到一個段落後,我終於有時間可以進去房間看遺容。 我站在旁邊,手撫摸著奶奶的肩膀。 好像..還有點體溫?我不確定是不是錯覺。 她真的仿似睡著般,平躺在這。 我看了很久很久,可卻什麼想法都沒有。 我不停的撫摸著肩膀,直到人員叫走我,請我去辦理死亡證明。 「你還好嗎?」爸爸在我準備走出去搭電梯時拉著我。 「我很好啊?沒事的,我很快回來。」 我笑著跟爸爸抱一個,然後快步去按電梯。 - 等電梯的時間有點久,畢竟是醫院。 我仔細觀看了一下醫生開的證明,從上到下仔細的看了一輪。 「嗯!我奶奶的名字好長啊,冠夫姓唸起來特別繞口。」 「欸?原來是這原因導致死亡啊。」 「這死亡時間才兩個小時前欸!」 這是我心所想。 電梯門打開,裡面人很多。 我擠了進去,然後手拿著紙在胸前,抬頭看著電梯樓層到幾樓了。 看著看著,眼角餘光瞄到旁邊大叔在看著我。 但又不像直盯著臉,似乎視線更下面一點。 我低頭,才發現我的手不停的顫抖。 完全沒有感覺,也沒有任何覺得冷。 甚至無法停止,只好垂下雙手裝沒事。 即便如此,而我依然沒哭。 - 爾後法師來了, 唸了一堆我聽不懂的經文,搖響震耳欲聾的鈴鐺。 明明耳朵極度敏感聽到高音會疼痛,但現在什麼都可以接受一樣。 大家都在哭,都在啜泣。 卻像排擠我一般,不分給我情緒。 果然我是怪人吧? 我這般想著。 - 那天感覺特別漫長,回到家才6點而已。 我打開電腦,打開遊戲一如繼往的開了一瓶酒。 唯一不同的是媽媽沒有唸我平日喝酒,真奇怪。 一瓶、兩瓶、三瓶,今天酒量真好都不會醉。 我點開外送,思考著晚餐。 看到了pizza,笑了一下。 奶奶以前都會偷偷帶我去買這種食物耶! 還會帶我買餅乾。 啊啊..對了我這週本來打算跟她說我找到新工作了。 明明說好要看我結婚,新郎要給她審核的…. 那一瞬間,就崩潰了。 大聲的哭出來,像某種東西斷裂了。 哭到無法呼吸,不敢相信不敢置信。 最疼我的人,從小照顧我長大的人,怎麼不起來了。 即使是現在、此刻的我,依然難受且毫無真實感。 - 「別哭了,有什麼事情告訴奶奶呀!」 「爸爸罵我…」 「那我幫你罵回去?哎呀別哭了,奶奶帶你去買餅乾。」 「那我還要喝可樂..」 「好~奶奶什麼都陪你去買。」 果然這種時候,最微小的記憶。 反而最令人深刻。 - 昨天火化,跟入塔完成了。 這中間好多回憶,一度陷入低潮。 雖然依然在打到結尾的時候哭了, 但總想留著紀錄跟當下情緒給我未來的自己看。 就跟流水帳一樣。 IG上也感謝各種粉絲安慰, 也有很多很多很多朋友關心我。 還強迫我吃飯。 日子,不可能停下來的,思念也是。 但比較可惜的是不能親口讓她聽到這句了.. 「我愛你,奶奶。」 -
LikeSadBow
6487
255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