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是姐控
所以對於沒有直屬的學妹
我也可以沒有避諱多認一個
待他們如妹妹
有考古題或資料整理或老師性格
都會整理成一個檔案或口頭描述
在朋友或學妹眼裡可能是個很奇異的存在

我沒有很奇異
只是我有很多故事

國小的時候
我爸媽對我很嚴厲
只要是不該錯的
錯一分打1下
很多人可能覺得那算啥
以前能體罰的時候
老師也都會拿小手打還好吧
我家鄰近山邊
打我的是用竹子的枝條綑綁而成
1下下去數條痕跡冒出
跪著忍受鞭笞
我還記得有一年
那年學校正式將英文納入期中期末
不意外的拿了一個很糟的成績
拿到成績那天我生日
我吃著蛋糕
一邊想,希望父親能夠原諒這次的失誤
拿出成績單給他看

反應是將蛋糕砸在我臉上
送我去補習

直到表姐因工作到我們家居住
我被打的情況才完全消失
那時我國中懵懵懂懂
覺得大我11歲表姐可以當我靠山
對我很好
教我作業
因為羞澀
我什麼都沒說
但我愛上了不能愛的表姐

那年我國一

直到長大一些後
知道什麼是禁忌
我也從沒再提起過這件事
直到現在

高三我補習
補習班的輔導老師是個剛上大一的傻大姐
我經常在那理自習
所以跟輔導老師都很熟
第一次見到她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跟她熟了之後
我發現自己其實對她有一股熟稔
我約她出去
她答應了
我告白了
當然失敗了

她覺得我們不能這樣
師生對於她也是一個禁忌
對她也是傷很重
我哭著對她說
我沒有時間等待我們成朋友
我如果一直等到大學
萬一妳交了男友怎麼辦
她說她大學沒考慮要交

但後來還是交了
那次我很難受
她說我們還可以是朋友
很可惜
當時的我沒有聽進去
我把所有聯絡她的方式都刪光
什麼也沒有留

這一路走來當然也有其他的感情
但讓我最刻骨銘心的
就是這兩段禁忌
後來我看開了
也累了
我收尾了最後一段情
在心中發誓
不再讓心中的愛情萌芽
將所有可能扼殺在搖籃

我不想被拒絕或再有另一段禁忌
或者我不想看見我愛的女孩哭著告訴我對不起
真正該哭該難過的是我吧

剛碰見朋友的傷痛
觸景生情
其實自己也是強顏歡笑的那個人

原來情傷不論怎麼癒合
還是會有條痕跡...

共 3 則回應

0
你缺乏安全感…

By 事後菸
0
傷口再怎麼癒合

還是會有疤在的
0
不要對愛情失去希望呀~~~
雖然也許會留下傷痕,但那又何嘗不是成長的證明?!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