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加油

Anonymous
更 昨天晚上因為真的太累半夜睡著了,早上醒來就看到我爸頭上的紗布繃帶完整的不見了,有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結痂剝落、還在流血的縫合傷口,我整個人直接清醒,護理師說半夜進來巡房看到我爸把手的束縛不知怎麼掙脫的,還把手板甩到枕頭上面,直接用手把頭上的包紮全部扯掉開始抓傷口,護理師進來的時候已經流血了但我爸的手還是不停的撓,護理師就趕緊把我爸的手拿開清潔後戴上手板重新束縛住,開始清潔傷口,待早上七點住院醫生來包紮,底下有附流血的圖跟手板的圖,不適者請斟酌觀看
megapx
megapx
~~~~~~~~~~~~~~正文~~~~~~~~~~~~~~ 家父在1/29因頭痛、嘔吐送往急診,沒有多久陷入昏迷,經腦部斷層得知是右腦腦出血,形成2公分厚的血塊壓迫到大腦及腦幹,需緊急動刀,當下只知道他被送入急診的急救室之後不同的醫生護理師進進出出,也不斷拿許多同意書讓我簽名,看到其中一張黃色單子我腦袋一片空白,病危同意書,可能當下情況特別危機所以需事先同意簽名,愣了一下還是趕快簽下去,下一秒就上手術房緊急開刀了。 當下我馬上打給我媽,但我無法好好講話,我的眼淚已模糊了視線,壓制住情緒說出爸爸的狀況,但媽媽行動不便卻努力的自己坐車趕過來,我當下心情是兩邊都焦急的狀態,媽媽順利到達後,爸爸已經進手術房了,一直從中午快一點一直到晚上六點多才出來,送入ICU,醫生在結束手術後,跟家屬說明狀況和手術結果,他強調關鍵期是7~10天,如果這期間都一直持續昏迷很有可能成為植物人,所幸在手術隔天就清醒了,待在ICU很令人擔憂,但也是好事,因為護士會24小時隨時照看,爸爸很努力的在七天多成功離開ICU普通病房,但他的心肺功能本身就不太好,所以肺部積累了不少痰液,需要每天多次的抽痰,可能血塊壓迫到腦幹的緣故,造成左半邊的身體輕微中風,使不上力,吞嚥、呼吸也都相當困難,需要機器輔佐以及鼻胃管灌食,雖然醫生每每評估都說到爸爸的狀況是慢慢在進步的,但是他總是保持著意識模糊的狀態,長時間的處於睡眠模式,經常性的叫喚他都有醒來,但是還是會一直睡著...... 這是直至目前的狀況,沒有詳述普通病房的內容是因為我想打在另一篇主題,是著重在照護以及護理師問題的部分~~~~~ 文章冗長,感謝您的觀看(人 •͈ᴗ•͈) P.S. 最近在醫院照顧的爸爸的關係真的很累,所以想藉此抒發一下,總之希望爸爸能趕快好起來
sticker
LikeSadHaha
272
7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