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再見。

Anonymous
請不要上任何其他平台,謝謝 文章很長很長 寫的很差 排版也很凌亂 但非常謝謝願意點進來並且看完的你。 - 實在是找不到人 能聽我說這一些事了 這一些令我難堪 令我痛苦的事 所以選在這裡 說出來 我有一個血緣上的「姊姊」 她是,我截至今日 所有不幸的來源 她有智力障礙 輕度 但這個障礙只表現上學業上面 她外表或是行為上 真的是看不出來的 我是這樣認為的 大約是她國中開始 就是我們家開始不幸的序章 她開始學會偷錢 偷奶奶的錢 偷媽媽錢包的錢 偷爸爸聚寶盆的零錢 偷我暑假去打工的錢 剪開我的撲滿偷走存在裡面的錢 這個偷錢的習慣 她一直沒有改掉 最嚴重的事情發生在大約6年前 因為一次意外她知道我媽媽銀行的密碼 然後她趁著深夜 偷偷騎著機車 分了很多天 領走了媽媽帳戶近百萬的存款 (因為家裡附近的街道深夜很安靜 如果有機車發動的聲音 都會很明顯 可能淺眠的媽媽就會被吵醒 所以她每次都是把機車牽到巷口才發動 這一點更體現 她根本不存在我父母口中有單純的心智) 她在人際交往上 有嚴重的障礙 幾乎沒有朋友 所以她對於願意靠近她的人 幾乎是傾囊相助 給錢那些都不在話下 大約也是在6年前開始 只要家裡讓她不順心 或是嘟囔她幾句 她就會鬧離家出走 退出家裡的群組 不接電話 不回簡訊 偏偏我父母又是很傳統的人 所以 他們會騎著機車 繞著城市的街道 一遍又一遍的找尋她的身影 又或是對著她那些「朋友」 低聲下氣的懇求他們勸勸她回家 而我對著空空蕩蕩的家裡 獨自沈默者 家裡很病態 她每次做錯事後 隔天父母對她又是噓寒問暖 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我問過父母 這樣的態度對她 她永遠不知道悔改 但我父母說 因為她沒有朋友 所以如果連他們都不接納她 她將何去何從 我從小個性比較獨立 也比較強勢 所以我姊姊她會怕我 也會聽我的 因為我太愛我爸媽了 每次都因為捨不得他們難過 都會不斷原諒她或是勸解她 但是最近兩年 我覺得太累了 所以我直接把話挑明 只要她再讓爸爸媽媽擔心 我就不再原諒她了 大約一年前 她又惹了一些事 短暫又離家出走 從那時候 我就開始把她當陌生人 不說話 不接觸 不原諒 我買回家的東西 她都不許碰 但後來我才知道 在我不在家的時間 我買回家給父母的東西 都被父母拿去和她分享 因為父母說 「總是一家人嘛而且妳賺的錢比較多」 去年跨年 全家一起過 她吃了我買的東西 看在那天是節日的關係 我沒有當場表示不滿 但是那一個晚上我整夜的做惡夢 夢到她 夢到她做的那些事 隔天起床 我就知道 我真的沒辦法再原諒她了 我鼓起勇氣和媽媽說了 我媽媽抱著我說 「媽媽不會逼妳 但是媽媽希望妳能慢慢改變」 早前被以親情名義和不想讓他們難過的原因 被「綁架」了無數次 所以 我不要了 我要掙脫 沒有勇氣直接和媽媽說 因為光是看到她失望的表情 我就會投降 今年一月份我寫了一封信 跟媽媽說了這些話 「我了解妳的無奈,以及來自血緣上無法割捨的連繫,所以我從不要求妳選邊站。 我不想妳失望也害怕妳有所期待,思來想去,還是要說清楚,我不會選擇原諒,我試過了,我盡力了,還是沒辦法。 但是,希望妳能理解我,並尊重我的選擇。 這和我愛妳 非常非常愛妳 是兩件事」 然後她說,她會理解我 會尊重我 那一天的我 眼中含著淚 非常非常感動 但這一兩個月 我發現我買回去的東西 他們依舊選擇和她分享 甚至我媽媽誤解我 嚴重的誤解我 她在我跟她爭取平等愛 平等對待的時候 對我生氣 之後說出因為給不了我富裕的生活 所以要我自己看著辦之類的話 (沒錯,兩者完全無關 我完全理解不了) 原來啊 她根本沒有真正理解我… 原諒啊 她沒有試著站在我角度 體會我 我真的真的非常非常愛我的爸爸媽媽 所以當爸爸一直以來偏心的行為 我總安慰自己 沒關係 因為她有問題 所以被多關注 也是合理的 看到好吃的我總想買回去和他們分享 我努力賺錢 他們想買的東西 在我的能力範圍內 我都會儘量滿足他們 他們卻說就是這樣造成他們的困擾 他們覺得有負擔….. 上個月小爭執後我就在租屋處 不回去了 我真的太累了 感覺身心靈整個大生病 很多個晚上睡不著、感冒、耳鳴及月經不來 上週某一天夜晚 突然情緒上來 崩潰大哭 後來我決定試著把關注點放在自己身上 我想把自己再養一遍 希望這一次 能夠養好自己 然後跟家裡就保持一定距離 因為 我沒能力改變那個家 也不想再忍受了 希望我能過好生活 過好日子 好好呼吸 好好睡覺 再想起媽媽的時候 不再有期待的 不再難過 不再失眠 也許失敗 但是沒關係 人活著不一定要有一個完整的心 完整的愛 這個我知道 所以 媽媽,再見。 媽媽我是真的 很愛很愛妳。
LikeSadWow
1576
12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