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後悔成為媽媽…我想拋下老公跟女兒了

Anonymous
曾經 我們是校內最漂亮的兩個校花 直到我們婚後仍然很要好 還會常常約出來逛街 直到約莫2年前 妳還是會回我訊息 但我的所有邀約都被巧妙推託了 我很擔心妳不知道妳怎麼了 也很擔心是不是我做錯事害妳生氣 上個月妳終於同意見我了 我超興奮、超珍惜這次見面機會 跟老公討論了超久 還打扮的漂漂亮亮 然而 見面的時間到了 有一個憔悴的阿姨拍了我的肩 我以為是需要問路的人正想開口 沒想到 那個「阿姨」用妳的聲音 喊出了我的名字 當下我嚇到說不太出話 我們也才快要奔3 不論是妳憔悴的笑容 還是蠟黃的膚況與歲月的痕跡 都讓我找不到當初妳的影子 最讓我震驚的還是妳的身形 至少是最後一次見面的兩倍寬 只剩似曾相識的臉部線條 免強讓我能確信…那真的是妳 我很怕很怕傷到妳 所以壓抑震驚假裝無視妳的巨變 小心翼翼的問妳說 「妳看起來蠻累的 有遇到什麼事情嗎? 還是妳老公對妳不好?」 結果妳笑著淡淡的回答 「沒啦…我只是帶小孩很累」 我有點不敢置信 畢竟妳從來沒提過妳懷孕 甚至沒發過任何小孩有關的動態 但我想或許妳有妳的苦衷 於是我們選擇到餐廳再好好敘舊 言談間 妳聊著妳的近況、家庭、小孩 但遲遲沒有提到避不見面的理由 我聽著 但我腦海裡一直想著 「難道是懷孕讓妳變這樣? 還是帶小孩才會這麼憔悴? 妳難道不後悔嗎? 幸好我選擇不想自己生 不對,她一定也有她的幸福 說不定我才是會後悔的人 不能理解我也要祝福才對…」 突然間 妳的一個問題將我拉回現實 「妳知道為什麼我不見妳嗎?」 我正想要回答些什麼 妳卻繼續說 「因為妳漂亮完整的樣子 會提醒我現在的我多不堪 我好後悔成為媽媽… 我想拋下老公跟女兒了」 我先是驚訝再是尷尬後是心疼 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只能默默聽妳訴苦 原來 一開始懷孕妳也很開心 還想著穩定後想跟大家分享 第一次後悔 是因為妳孕吐在街上 但妳安慰自己是暫時的 第二次後悔 是因為妳穿高跟鞋跌倒 回家被家人跟夫家罵的要死 從那天開始妳只穿平底鞋 但妳也安慰自己是暫時的 第三次後悔 是妳想吃喜歡的東西被禁止 說會讓小孩有過敏體質 … 第N次後悔 是妳發現自己曾經潔白的肚子 出現怵目驚心的噁心紋路 當妳哭著跟老公講 他安慰妳這是偉大的藝術品 妳知道他是在安慰妳 但妳只覺得無比的反胃 躲起來邊吐邊哭了好久 那天 妳心裡某條防線早就斷了 但妳還是拿「這是暫時的」 努力地…強撐著 那天 我們原本久違的要見面吃飯 但妳用訊息告訴我說 妳不舒服不能來了 原來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 只不過我這個失格的朋友 來不及早點注意到妳的求救 餐廳裡妳稍微掀起了上衣 可怕的痕跡讓我忍不住皺眉 連我看了都很心疼、很鼻酸 但我覺得哭出來會讓妳更難過 所以我很努力的安慰妳說 「等我60一樣沒小孩就換我後悔啦」 但妳打斷我、妳說 「我現在就後悔到想消失了 如果我人生所有精華的時光 都要拿來後悔…直到60歲 我覺得我這輩子都毀了 現在的每一天我都好痛苦 看著女兒笑著我卻不開心 老公也對我們很盡責很照顧 但我還是永遠回不去開心的自己 每天醒來就是圍繞在一樣的日常 即使很偶爾可以跟老公出國 還是知道這只是暫時的喘口氣 我想永遠離開了…」 我聽到最後一句嚇的要死 很怕妳是不是想不開 趕快鼓勵妳或許是產後憂鬱 我可以陪妳一起去看醫生 妳疲累的笑著擺擺手叫我安心 妳不會也不想放棄自己的生命 但妳想要拋棄人生是真的 我疑惑的聽著妳解釋 妳說妳想要放棄的人生 是至今為止累積的人生 妳再也不想當誰的老婆 更不想當誰家的媳婦 最不想再當誰的媽媽 妳受夠了一切 再逼妳待下去 那妳真的會想死 反正妳最愛的父母已經離開了 妳也不想繼續留在臺灣了 我問妳居留相關的問題 多少…試圖有點想勸退妳 因為我可以想見 妳離開之後留下來的人會多慘 但妳說妳當地的遠親會幫妳處理 我看著妳憔悴的雙眼 再多的勸退跟阻止都說不出口了 只能告訴妳「我會支持妳的 現在一起討論該準備什麼吧」 妳如釋重負的笑了 也坦白了今天見我的原因 其實妳原本還是猶豫要不要一走了之 因為妳也知道這是背叛、是不負責 但當妳見到光鮮亮麗的我時 妳完全想清楚了 這才是妳想要的樣子 我聽了…五味雜陳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但最近我們還是用訊息聯絡著 幫妳找各種逃跑需要的資料手續 聽妳分享日常怎麼假裝不被發覺 彷彿又回到當初無話不談的時光 只不過妳變得遍體鱗傷了 但我相信妳會好起來的 今晚 是妳最後一晚在臺灣 也是妳最後一次睡在妳老公身邊 只不過 掛電話前妳告訴我 「謝謝妳沒有否定我的自私 給了我勇氣選擇死亡以外的路」 妳說為了避免被追蹤訊號 這支手機妳不會帶出國 我知道這可能是我們 暫時的最後一通電話了 這次 換我拿「暫時」安慰自己了 我會很想很想妳的 妳不再是妻子 妳不再是媳婦 妳更不再是媽媽 但妳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 也是妳自己
LikeSadWow
7984
15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