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card?又甚麼東西阿?色情網站嗎?」我打開室友A傳來的Link。

  「嘿嘿,你申請來玩玩就知道了。」

  「為甚麼要填這麼多資料阿,而且還要個人正面照片。」我指著屏幕。

  「你就隨便找張照片放上去就好了,找張臉像螞蟻一樣大的。這樣就算看到你照片也認不出你本人阿。」他好像很有經驗,說:「記得自我介紹多打一點,這樣才會有人加你。」

  「這是seetalk還是bechat阿,還會有人加好友?」我托一托眼鏡看著室友A。

  「申請就對了,到晚上12點你就會有驚喜。」A踏著可愛的小跳步回了自己的房間

  我自己在Dcard亂逛看了一下就關掉了。

  ……

  「怎樣,12點了,有甚麼感想?」A拿著剛買的鹹酥雞走進來。

  「幹,別在我房間吃東西!」我操控著遊戲角色,沒有回頭看A。

  他完全沒有出去的打算,放下一包薯條在我桌上,說:「這是一個只有大學生才能留言的網站,不過留言數跟發文數有點少。」

  「那看來也不是甚麼有名的東西。而且世界盃都結束這麼久了,這分版居然還沒關。」我與熱切的薯條對望了一眼,沒有再趕A出房間。

  ……

  「你看,聽我說就贏了吧,剛如果沒衝上去的話你就輸了。」A一邊說一邊拿竹籤偷吃我的薯條。

  「對對對你最厲害了,你剛說甚麼12點有驚喜是甚麼意思阿?」我盯著地板找尋鹹酥雞的遺體。

  「靠,剛不小心掉了一小塊到地板,馬上撿走了也被你發現,你到底是在玩遊戲還是在偷看我吃宵夜阿。」A有點不爽,但也接著說:「打開Dcard吧,看看你第一天抽到甚麼怪咖。」

  看到照片,我和A也呆住了。


---------------

  第2篇 B18
  第3篇 B22
  第4篇 B24
  第5篇 ……

共 24 則回應

所以???!!!!!!
你們抽到對方?!
待續嗎XD

梧瑀暨
照片中的人也在吃鹹酥雞嗎?
抽到班上的同學
還是暗戀已久的對象?

-蔬皮薄湯
恩 ?_?
甲人甲事
歐巴馬?
甲人甲事
幹嘛學富堅!!!!!
好的不學學這有的沒有的!!!!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
別富奸啊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高速)

M
不要拖稿啊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
你這樣跟富姦有什麼兩樣!!!

3點20 鹹酥雞都賣完了,給我起來!!!!!
快點寫下去阿啊ˋ皿ˊ+
我吃的都買好了 你給我看這個??

快回應啊!!!!

曼特寧MDL 喵的勒
阿然後勒!!!!!!!!! 敲鍋子啦!!!
B3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12 你不是說要改曼特寧喵的勒QQ
B13 已補上

曼特寧MDL 喵的勒
(越來越長啦~~)
B14 yea~~~~~~~~~你就不要MDL了咩
B15 不行!!
為了生活我可以忍 但刪掉MDL就不行!!

P.S. 原PO出來面對!! 快點趕稿~~

曼特寧MDL 喵的勒
甄子丹真的很帥~喵<3
原PO出來~~~~~~~
.
  照片裡的是Angela,一位任教語言學的女教授。

  「我第一次在Dcard看到外國的學生,而且還是博士。」A轉身離開前掉下一句:「居然第一天就打終極Boss,我看你還是等明天抽另一個人吧。」

  ……

  我很認真地看著Angela的自我介紹。

  「可交換的才藝居然是占卜?她明明精通好幾種語言。」我有點摸不著頭腦。

  「教授請不要當我,謝謝大大。」反正她也不可能加我……我在鍵盤敲出這幾個字之後,便送出了好友邀請。

  「幹!」

  「同學你明天下課的時候來找我。」這是她對我發出的好友邀請。

  是的,Angela成為了我的第一名卡友。

  ……

  「好,今天就上到這邊。」5點01分,Angel自己關掉投影機及電腦。

  過了一陣子,同學幾乎走光了,我走到講台前,看著Angela。

  「呃……老師你好,請問我有甚麼可以幫你?」

  「嗯,你說你可以交換的才藝是客家語?可以教我嗎?」

  「當然可以,但我可不想學占卜。」我托一托眼鏡。
害我好害怕著故事的結尾是.........

我愛__ __ __

><
這是小說吧,嚇不倒我的!!
可以開連載了(推眼鏡)

PS:我想學占卜,可以用尼泊爾的民俗療法換嗎w
好像很好看~
.
  「你未來這週沒甚麼特別的。」Angela坐在水晶球前。

  我根本沒有留意她說甚麼,我只是被這位教授的房間嚇到了──她在房間收著一顆有半個人高的水晶球。

  ……

  「哇,教授你的健身球好大顆喔。」這是我兩分鐘前說的話。

  ……

  「雖然你沒事,但你的朋友應該會受傷。」她盯著水晶球沒有眨眼。

  「嗯,好吧,那……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我感到自己快要控制不住那不屑的臉部表情,只想快點脫身。

  沒錯,我用每週教一小時客家語為條件,換到了……Angela每週幫我占卜一次。

  這是甚麼狗屁交換,老子完全不信這些東西。

  我突然想到,Dcard上「可以交換的才藝」那一欄真正實踐的人應該不多,畢竟並不是每個人都會約卡友見面的。而就算見面了,也不一定想學些甚麼怪才藝。

  ……

  我回家前很認真地去學校那下雨會漏水的圖書館,借了幾本有關客家語的書,打算自己編教材。

  咦?我好像做期末報告也沒這麼認真吧。

  ……

  「喔噢」

  這是我手機的簡訊鈴聲,使我回憶起那象徵著菊花的ICQ,象徵著ICQ的菊花。

  「我們在醫院,快來。」A只傳了幾個字過來。

  他媽的又不是拍偶像劇,我怎麼知道你們在哪間醫院。
推推
.
  大家好,我是Neo。

  我和上面一直推眼鏡的主角Sam、愛吃鹹酥雞的室友A,以及還沒出場就進醫院的室友O四個人一起住。

  ……

  室友O就跟英文字母「O」一樣──很胖,不高。

  O剛剛在騎機車待轉的時候,突然失平衡倒在馬路上。我和A在旁邊笑到快斷氣,旁邊還有路人罵我們沒良心。

  而雖然O只是擦傷了一點,馬上就能回家了,但A還是假裝很嚴重地傳簡訊叫Sam來醫院。

  因為,好笑的事是要分享的。

  ……

  「你甚麼時候才要減肥阿?」Sam托一托眼鏡盯著坐在電腦椅上的O。

  「我說過很多次了,這是我獨特的外型。你知道嗎,在唐朝……」

  「你閉嘴。」另外三人同時出聲。

  O用電腦椅滾來滾去以示不滿。

  ……

  「2點了,我要睡了。」我回房間,關燈、關門、開手機。

  我聽到了O的怒吼:「幹!智障Sam,又把我的鑰匙掛在灑水器!」

  「不是我,是Neo!」Sam回答。

  我躺著中槍。

  這就是我的大學生活,我一直也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遇到這三位有趣的台灣人。

  我們四個人來自三個系,Sam、A、O三個也是台灣人。而我……這不重要。

  想著想著,我漸漸閉起眼睛,進入夢境。

  ……

  「不要走,好嗎?」一把女聲說著。

  「為了我,不要走好嗎?」她又說。

  在夢中的我,好像沒有聽到這把聲音一樣……



  以幾百個前滾翻離開了她的視線。
馬上回應搶第 2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