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一天發一篇文的就好
但發了之1後就完全沉浸在這回憶的情緒了,
整個晚上構思之2的想法一直縈繞在腦海揮散不去,
於是我又開啟了電腦,動筆了。
一樣不確定這個之2否能再次得到你們的喜愛哈~
前面的故事可能都會稍稍平凡了些,很想要簡單帶過就好,但又覺得不提這些,故事就沒有意義了′__>′
真的很謝謝耐心看完之2的各位~
因為是真實故事,所以也許有人會猜出我是誰,但麻煩你不要在下面做一些會透露出我身份的討論,對我及對當事人都會很困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
我喜歡上了補習,和你。
-
當我開始和補習班同學混熟後,
我開始覺得很期待每次的補習。
奇怪的是,我明明那麼不喜歡上學的,
但補習對我來講卻是一件能讓我覺得快樂的事。
也許是在學校過得不怎麼愉快,我在補習班找回了很多心靈支持吧,
我是這麼覺得的。

有一陣子大家開始流行互相亂取綽號,
舉凡"ET"、"黑熊"、"鮪魚"、"蟑螂"、"屎哥"等,
綽號越難聽越能引起廣大鄉民迴響(現在想到那段日子還是很想笑)。
而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有人覺得我的英文名字"Lucy"跟螺絲的台語發音很像,
之後便開始到處都有人叫我"漏西",而且還樂此不疲(囧)。

"欸,漏西~"
"漏西哦漏西~"
"漏西打我啊"..........

從那時起,我的生活就悲劇的和"漏西"脫離不了關係。
這悲劇持續到了我國小畢業才漸漸消停,
但,這是後話了。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跟我一樣的回憶,
國小總是有些臭男生喜歡去逗弄幾個特定女生,而女生總會惱羞成怒的開始追著他們滿教室喊打,
然後大家就會開始起鬨"打似情罵似愛"(笑)。

沒錯,通常會白目一直"漏西"長"漏西"短的都是些臭男生,
而Tommy也是那些男生之一。

“漏西~欸,妳唸英文真的很破耶”
“拜託你加油一點好不好?我們這組的分數都被妳拉下來了”
“漏西~王漏西~漏西王~”(對了,我姓王)
諸如此類,Tommy的嘴砲似乎打開了就無法再停下來。

而我,剛好又是那種容易惱羞的女生。
滿教室追著喊打已是司空見慣的事,
就是在那時,奠定了我是一個恰北北女生的刻板印象......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打人的,我只是有點容易惱羞(搓手指)

奇怪的是,Tommy嘴砲歸嘴砲,
但每每在我又被老師點到名答不出來時,
第一個跳出來幫我打pass都是他。

“欸,謝謝你剛剛幫我”我很誠心的想感謝他。

“嘖,就只是看妳可憐而已,王漏西妳拉分數拉太多了不救不行”
每次他都是這樣一臉跩樣,不忘損我幾句的回答我。

寫到這裡,大家會以為我就是在這時候喜歡上Tommy的吧?
可惜的是,Tommy那時對我來說就只是一個容易讓我惱羞的臭男生之一而已,
我對他,並沒有太大的感覺。
但不否認的,我是從那時慢慢開始跟他熟起來的。

Tommy他也是一個容易惱羞的人,
在那個大家都有難聽綽號的年代他也不例外。

他的綽號是"禿鷹"。

至於為甚麼他的綽號是禿鷹呢?
那是因為有次他說他是老鷹,然後就有個人馬上嘲笑他
"老鷹?我看你是禿鷹吧?"
於是乎,就如同“漏西”跟定我了,“禿鷹”似乎也跟定他了。

當有人一直調皮亂叫他"禿鷹"的時候,他就會開始臉色脹紅然後胡亂回話。

"欸,禿~鷹~"屁顛臉
"幹啥拉?叫屁阿,有叫妳叫嗎?是妳能叫的嗎?"惱羞臉

我很喜歡他的這種反應,明知道他不喜歡聽,還是很喜歡去騷擾他。
這樣看來好像我才是臭男生的樣子呢(笑)。
那時覺得他這種惱羞的反應真的是有趣極了~

漸漸的,時間過得很快,
我們都升上了五年級。
學校的傳統是,兩個年級為單位重新分班一次。
所以升上五年級後,我脫離了那讓我極度不愉快的班級開始了我的高年級生活。

然後,我發現我跟Tommy編到了同一班?!
那坐在前排一臉容易惱羞樣戴小眼鏡的男生不是Tommy是誰?

很高興的我大聲了喊了一聲
"欸欸~禿~鷹~我們同班耶~~"

"叫屁阿?誰跟妳同班拉?死漏西!!"他依舊臉色脹紅的回擊。
不意外的我得到了他又惱羞的有趣樣子哈哈

不知道為甚麼,就是覺得這樣很爽。

自從同班後,見面的機會多了,互相嘴砲的時間也多了,
我有事沒事就會走到他的座位去騷擾騷擾他。

“死禿鷹”
“死漏西”
“死禿鷹”
“死漏西”
“禿鷹~禿鷹禿鷹~”
“妳煩不煩啊~再叫一次妳試看看!”
終於,他站起來受不了的吼我。

“就只是叫爽的啊哈哈哈哈”
得到想要的惱羞反應後,我就奸笑跑開了。

那時,每天這樣的循環不知重複了多少次。

"欸~妳跟Tommy感情很好耶?妳們很熟的樣子?"好朋友小晴邊咬著麵包邊說。
"欸?有嗎?我們只是同一個補習班阿,他又很喜歡亂叫我綽號....我只是在反擊而已"我不以為意的回應。
"但我覺得妳亂叫他的時間比他亂叫妳的時間多很多耶?"
"屁拉?有嗎?我怎麼可能?都是他先亂叫我的耶?"聽到這我不自主激動的馬上反駁。
"我只是隨便說說的妳激動個屁?"小晴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是這樣嗎?我開始自己思考了起來。
難道真的如小晴所說是我自己去亂叫他的次數比較多嗎?
我只是單純覺得他惱羞的反應很好笑所以就忍不住一直去找他阿?!

想到這裡,我不由自主的我看向他的座位,
他正在跟隔壁男生討論作業。
討論的還頗認真的樣子,
不時地用手去推下滑的眼鏡,
拿著筆的左手邊飛快比劃著,嘴巴動個不停的不知道在講甚麼。

就這樣看著看著,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突然覺得,他這樣認真討論的樣子怎麼好像有點帥?!

思及此,我心裡大驚了一下
“天啊,我怎會有這種想法?”

我馬上用力搖頭,想搖掉這種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奇怪想法。
但視線卻還是沒辦法完全從他身上移開。

他帥嗎?
不可否認的,Tommy是一個長的頗清秀的小男生。
甚至,班上已經開始有女生傳出偷偷暗戀他。

"小晴~妳有覺得Tommy最近突然變得比較好看嗎?"
思考了很多天還是得不出解答,我決定直接問小晴。

"是哦~我不覺得阿,但我覺得是妳喜歡上他了"
小晴頭也不抬的邊做數學作業邊回答我。

"屁拉?怎可能?他嘴巴那麼機車......每次只會惱羞,我有甚麼好喜歡的?"
聽著小晴的回答,我心裡大驚。

"我不知道阿?這要問妳自己吧?"
"不可能啦,我才不可能喜歡上他"

"那你突然覺得他好看的原因是甚麼?"小晴忽然抬起頭來注視著我。
"我....我只是覺得....覺得...."莫名的,我結巴了起來。

對阿?我為啥要突然覺得他好看?原因呢?
問題又丟回到了我身上,但依然沒有答案。

趴在位置上,我邊看著操場上活動的人們邊沉思。

"喂!你在那發呆個屁哦,漏西是有啥腦袋好發呆的?"
Tommy的聲音突然在我背後出現。

轉過頭,我看到剛打完球的他邊喝水邊從門口走進來,
那一刻,陽光很巧的照在他汗濕的臉龐,就像漫畫中有的那種花朵盛開的背景,
我發誓,我那時候真的看到了他背後有花朵盛開。
於是,馬的我好像就在那時找到我的答案了。
-
那年,我們10歲。

共 9 則回應

3
這讓我想起我的初戀情人了(搖扇
1
看到陽光照進來那一段,我忽然想到心理學的"錯誤歸因"XD
2
我也想起我在國中補習班跟一個男孩打鬧的過去了~
2
繼續坐等3 敲碗
1
大家或多或少都有那麼一個曾經常常打鬧的人吧哈哈
B2想請教.....“錯誤歸因”是?
1
原po不用太正襟危坐,在心理學叫做錯誤歸因,現實中大概就會定義成緣分XD
下面這是台大心理系林以正老師一場演講的記錄,想看"錯誤歸因"請見插曲二~

我真的只是突然想到而已XD
1
所以是因為光線
2
B7 哈哈 當然不是啊,只是在那時看著他的臉就突然一切明瞭原來我是喜歡他
1
B8怎~麼會這~樣OAO
馬上回應搶第 10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