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再賺就有了。」伯伯豁達的笑道。
那是一個冷颼颼的午後,風中滿是冬天稍來的訊息。
我和伯伯坐在草皮上,伯伯旁邊有著靜靜趴著的大黃狗。
「一想到因為人們的自私害他們受苦...」伯伯看向一旁的大黃狗。「內心總是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伯伯回過頭,望向遠方。
「第一次見到牠時,牠奄奄一息的躺在古井裡。」伯伯摸了摸黃狗的頭。
「去看了醫生,發現牠脊椎有骨刺,神經好像也有受損,後腳一跛一跛的,加上牠又是老狗了...」伯伯嘆了口氣。
「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遺棄在那裡吧。」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靜靜的聽著。
伯伯看著傻楞楞的我,緩緩微笑著道:
「只要在路上遇到生病或受傷的狗兒,就會忍不住撿回去照顧他們,最多還曾經養到八十隻呢!」伯伯開懷的笑了笑。
「八十隻…!」我微微一驚,更加的傻楞楞了。
「呵呵。」伯伯輕輕笑道。「這隻黃狗叫做『將軍』。」
一說到將軍兩字,黃狗便盯著伯伯看,其中一隻眼睛是全白的。
「這是我和我老婆取的。」伯伯停了一會兒,黃狗搖了搖尾巴。
「因為他的後腳不良於行,在狗群中老是被欺負,所以我們希望牠像個大將軍,而不是被欺負的小卒。」
伯伯輕輕拍了拍黃狗,調高音量,聲音堅定。「對不對啊!將軍!」
黃狗用力搖了搖尾巴回應伯伯。
「不過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將軍的後腳完全不能動了。為了能讓他自由的行動,我本來有訂做了輪子,但是那個王八蛋商人,尺寸不合就算了,還掛我電話。」伯伯嘆了嘆。「因為照顧狗狗們很忙,實在是沒時間親自去找他。」
「訂做還能搞到尺寸不合,還真是誇張啊。」我回應道。
「對啊!」伯伯的話語間摻雜著憤怒。「真是不知道在搞什麼鬼。」
伯伯拍了拍將軍的背。
「老是坐著會長褥瘡,所以我會帶祂來公園幫他提著後腳,讓牠能夠自由移動。」伯伯臉上掛著笑容。「讓牠能夠繼續享受這世界。」
此時,有隻蝴蝶飛過。
將軍興奮了起來,想追蝴蝶,卻只能拖著後腳慢慢往前。
「讓我休息一下吧,將軍。」伯伯對著黃狗說道。
將軍回過頭看了看伯伯,似乎有點失望,但還是乖乖趴了回去。
「牠好聽話啊!」我說。
「是啊。」伯伯停了下來,吸了口氣。「白天照顧他們,晚上要賺錢養牠們。有人問我幹嘛這麼辛苦。比起要我眼睜睜的牠們牠們受苦,說真的,這點苦根本沒什麼。」
「不過我也老了…」伯伯望向天空。「有時也會覺得累了……。」
伯伯忽然沉默了下來,就這麼望著天空。
不知是忽然風起還是這之前風也聽的入迷。
始料未及的風,讓我忽然覺得冷了起來。
良久,伯伯再度開口。
「某天,忽然發現自己視線變得模糊。」伯伯語調變得低沈,眉尖帶了點陰鬱。「檢查的結果是青光眼。」
陽光隱沒於雲層後,寒風變得更加刺骨。
「當下聽了楞了楞,可能是因為青光眼吧,我忽然覺得四周變暗淡了。仔細想了想,算了,就這麼繼續照顧狗兒。」伯伯摸了摸將軍。
「後來卻發現視線不再模糊,青光眼就這麼不見了。」伯伯語調帶著驚訝。「過了不久,將軍的一隻眼睛卻因為青光眼而失明。」
伯伯停了下來,將將軍輕輕摟在懷裡。
「是你對不對?」伯伯聲音顫抖著。「是你替我受苦對不對……?」
將軍閉上了眼睛,靜靜的靠在伯伯懷裡,不發一語。
樹葉搖啊搖,從身邊流過的冷風從未止息。
我卻忽然不再覺得寒冷。
即使是在那個冷冽的下午。
那個被陽光遺棄的午後。


鱈魚

共 2 則回應

原po的標題是取自“那山,那人,那狗”這部電影嗎? 我還蠻喜歡那部電影的呢!

原po寫的這篇故事也讀起來很窩心~
B1 其實就是因為自己也喜歡那部電影,剛好主題也算是有符合,才取這名字的~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