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會有一點標題和內容不符...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取甚麼樣的標題比較恰當嗎qq
====

基本上不太過生日的
畢竟暑假的孩子...我想大家都懂(RY
再加上爸媽忙,我想不會有任何一個小孩再連續6年被遺忘生日後還會期待的...
而我自然是那個不再期待的孩子...

因此今天我也是平淡的教完了家教
沒想到家教的孩子們還送了我禮物
孩子的貼心讓人覺得窩心
不過該念的還是得念,不遺餘力= =
沒想到家教中途卻接到了A的電話

「幹嘛?」
「沒啦,B說...今天妳生日耶,要不要出來吃個飯什麼的...?」
有點發楞
突然想起去年的今天他們倆也說要合送我耳機什麼的想約我出來一起挑
卻因為他們倆的白目嗆聲惹得我大動肝火
那是相識六年的我們第一次吵架(也許是我單方面火大到不想理他們
莫名其妙的吵架也用了莫名其妙的方式和好
雖然挺開心的,但簡單地回了下我在上課要他晚點打來
掛上電話,我繼續投入教學
離開前,學生的小弟弟緩緩的走向我,用不標準的中文軟軟的說著:老師~生日快樂~老師再見~~(配上肉敦敦的小手揮啊輝
天、心都融化了

回到家,又接到A的電話
「所以妳想吃甚麼啊?」
「不知道耶....話說你們請客嘛XD?」
「廢話妳生日耶。」
「喔...那我想吃日式料理,其他就看你們我都可啦」
「恩、那妳先準備,我跟B討論完就出發啊」

通常運轉的在捷運站等A、聊天、到轉運站找B卻發現B已經到了站
一切是如此的熟悉,站在他們倆中間,那熟悉的「凹」字型,有一瞬間我以為我們又回到了國三的那年
笑著、鬧著,那樣曾經的青春
坐在店裡,拿過酒瓶倒入了金黃的酒液
B訕笑著說 妳生日,不乾一下好像不對吧?
拿起酒杯,三人碰杯一氣飲下時,真的有種,啊啊原來我們真的都這樣大了
(先別提店員似乎很想叫我拿身分證出來一直死盯著我這件事好了.....)
原來我們彼此認識已經這麼久了啊
乾了啤酒,我這樣想著

吃完飯,仗著生日非常任性的要求我們走去北車只為了我想吃半價冰淇淋
他們只是笑著的說沒問題,女王大人(對於這個稱呼我翻了n次白眼
兩碗冰,三個人你一口我一口
突然很慶幸時間從來沒有帶走我們的好交情,即便他們各自有的對象也是......

「幹。」芋頭味超重,我恨芋頭。
「妳幹嘛啊?」B皺眉
「我討厭芋頭。」大口吞下碗裡的原味優格淡化那濃濃的芋頭味。
「妳以為我們沒看到喔。」A甩了個大大的白眼,「很可愛的偷偷挖一小口吃掉,然後幹一聲,明明不喜歡芋頭味。」對B眨了眨眼,A說,「妳的智商甚麼時候才會成長到妳的年齡啊?」
「你們都說好吃我以為很好吃咩......」無辜的戳著自己碗裡的麻糬,真的是因為他們說好吃才好奇想吃吃看的

一邊嗆著彼此,我們一邊走到地下街
開始了替他們倆挑選包包的重責大任
6年間,每一次一起逛街永遠是我等著他們,永遠是我替他們挑選,這次也不例外
一邊打槍他們的奇葩品味一邊找尋他們適合的包,就這樣走了五間店
那樣的熟悉卻又那樣的陌生啊
一年又一年的,我們長大,卻也一年又一年的,我們回到同樣的地方,做著相同的事
心裡暖暖的
「幹拜託不要再買蟑螂包,真的很中二好嗎?」
更正,心裡幹幹的
阻止A拿起中二小孩的最愛,我想。

「妳真的很喜歡對你來說明顯太過巨大的『男』包。」
帶著些許不解神情,B看著我試過第N的可愛包包,用著不知道強調些甚麼的莫名語氣這樣說道。
「因為比較好看啊,而且超可愛的呵呵。」
抱緊手中的包,有些遺憾......反正也沒錢,試爽的罷了。
「明明比較適合那種顏色鮮明的小包,真的不懂妳欸。」
接過我手裡的包放回原處,B有些無奈。
沒有回答,但其實我有些驚訝。
....原來他們還是有把我當女生在看啊...
個性像男孩子的我,打扮曾經中性到被女孩告白次數比男生多的我,大手大腳的我
也是有把這樣的我,當成女生在對待嘛,雖然比起他們的妹子我還是兄弟的多XD
不過、嘛、還是有在改變的嘛,我們。

可不可以再和你們走過第二個、第三個六年?
──這樣肉麻的話我從沒想過說出口。
畢竟我是一個很冷情的人啊,緣分散了就是散了,不需要強硬去湊起來的。
但也因此我們三人的情誼是如此可貴
從來都不會主動聯絡彼此,卻都可以察覺彼此最需要對方的時候,適時的陪伴

很謝謝A和B。
知道我對生日有著一點莫名心結的A 和 雖然冷淡又愛嗆人但總是會約我出門的B
亂減肥被我電歪只是怕他失去脂肪也失去健康的A 和 從彰化回來黑的頭大身體小活像哪來的外傭的B
總是想太多被我和B倫嗆最後自暴自棄的A 和 私底下和我一起擔心A討論該怎麼辦的B
六年,和這樣的AB一起走過了六年。
說來,還沒許願呢。
那麼,可以的話,請讓我們三人可以一起走過無數個六年。
可以陪伴著彼此出社會、結婚、生孩子、然後一起變成老公公老婆婆笑著話當年
可以的話、到那時候再乾一杯吧

綿綿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