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了書局,外頭天色早已烏黑一片
迎著月光的地磚,有點兒灰暗。
大樓的餘光中,月亮顯得失色。
灰黑的雲,縈繞在月亮旁,星星早已不見蹤影。
風悄悄吹起,天邊陰暗的雲朵翻滾,腦中只剩夜風吹起的千言萬緒。
趕走煩亂的思緒,我向便利商店走去。
「來喝瓶綠茶吧。」我說。

「拔拔。」小女孩拉了拉父親的衣角,仰望著父親。「可不可以再拿一瓶飲料?」
便利商店櫃檯前,我前方的小女孩撒嬌道。
「不是都已經買了霜淇淋了......」女孩的父親有點不悅,但還是答應了。「別耽誤到別人的時間。」
女孩的父親回過頭,向我輕點頭道:「不好意思。」
「不會。」我不在意的回道,眼睛繼續盯著櫃檯後電視放的廣告,研究著平面設計。

隨意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發現剛剛那對父女也在一旁的座位。
父親低頭猛滑手機,小女孩則是滔滔不絕。
「椅子、桌子...」小女孩雀躍的說著,手中的霜淇淋也跟著搖晃。「還有店員的英文怎麼講啊?」
「等等啊!一個一個來啊!」父親慌張抗議道。「這樣我怎麼來得及查啊。」
「嘿嘿。」小女孩笑了笑,繼續舔霜淇淋。
女孩父親微蹙的雙眉,讓緊接的沈默有點突兀。
「...」小女孩似乎發現了父親身上籠罩的薄薄陰影。
「拔拔。」小女孩輕呼。
「嗯?」女孩父親抬起頭。
小女孩一臉認真,緩緩舉起手,手中的霜淇淋舉的老高。
用天真的細嫩音調喊道:「自由女神!」
我差點噴了滿桌綠茶。
「哈哈!」女孩父親笑了笑,摸了摸女孩的頭。
眼神帶著些許的無奈和慈愛,雙眉放鬆了許多,但仍然有著淡淡陰影。
小女孩吃完了霜淇淋,將吸管插進飲料中,一臉純真的吸著。
雙眸流露淡淡秋波,望著面前沉思的父親。
過了不久。
「話說阿...」女孩父親抬起頭,沉重的雙唇緩緩吐出字句。
「再來拔拔打算考公車駕照...然後去開公車...」語句有點顫抖,眼神充斥些許漠然。
「...」欲言又止,女孩的父親安靜了下來,吞回了剩下的話
父親看著眼前的寶貝女兒,雙眉又復微蹙,雙眼的擔憂很寧靜。
「公車是馬路上那個長長的大車嗎?」小女孩問道。
「嗯。」父親的聲音平淡。
「很厲害啊!」小女孩崇拜的聲音打破了背景的寂寥。
女孩的父親似乎有點驚訝。
「拔拔能夠開著大大的車,在小小的路上跑!」小女孩的眼睛閃著星光,紅潤的臉龐帶著一絲笑意。「拔拔很厲害欸!」
女孩的笑容掃空了四周沉澱的憂鬱,打破了父親心中的大石。
父親的臉龐已不見先前的不安,一抹豁然的微笑,淡入。

「時候不早了。」女孩父親看了看手機。「該回家啦。」
「...」小女孩直勾勾地盯著父親。「人家想再喝一瓶...」
「喝那麼多飲料不好啦,而且媽媽在家裡等了。」女孩父親站起身,收起桌上的垃圾。「明天再帶妳來吧。」
「嗯嗯!說好了喔!」女孩開心的跳起,拿起空瓶,往圾垃桶跑去。
「記得要分類啊!」追在後的父親喊道。
看著兩人背影漸遠,我喝下最後的綠茶。
「回家吧。」發現時,嘴角已不自覺掛著微笑。

自動門慢慢敞開,清脆的開門音效送我回方才的街道
我卻不見剛剛的黑暗,與擾人的夜風。

鱈魚

共 3 則回應


海大 のび太
喜歡你的文字,敘述著生活上的小事和心情轉折
你的文字 讓這故事更生動
謝謝分享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