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感謝【Dcard開始的】系列發文,讓我在電腦面前感動不已。

決定下筆,就像是學網路上那一連串的祭品文一樣。

幹,我還是哭了。

「眼淚,成分有很多,感動是其中一種。」超級假掰,不忘要文青一下。

可是心情歸心情,感動歸感動,我到底是何時開始不哭了?

-

還記得兩年前的五月三十號,我用一條紅線緊緊的把台灣和美國繫在一起。



「我們分手吧,我沒有能力去美國找妳。」

「原諒我,我不值得妳如此等待,妳值得更好的人。」



女孩斗大的淚珠從眼角滑落,掉落地板上卻是我心裡偌大的漣漪。
我連伸出手摟她的勇氣都沒有,任憑她抓住我的衣服哭泣。


「我只想問,你愛我嗎?」
從她的語氣中我早已知道她的心思,但我還是沒辦法給她想吃的糖。



我怕我一說出口,連自己都會陷下去。



「以前愛過。」


「因、因為移民嗎?」顫抖的語氣不斷告訴我她已經禁不起更大的刺激。

「如果換作是妳,妳能接受嗎?」


我撇過去的臉龐盡是淚水,還好微弱的燈光不會顯露出我的感性。

從小大的感情就這樣說再見,我能說放就放嗎?

傻女孩,有時候說不愛全是騙人的。
我多想就這樣抱著妳就不讓你搭飛機了。



妳用手抓住我衣服的長度就是我們愛情最大的距離。



「那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好。」基於彌補心態,我知道這是我最後能為她做的。



「請給我難忘的一晚。」我能看見夜晚中的迷茫,還有兩片紅光。







幹,這時候講這個對嗎?

共 5 則回應

2
所以你們做了嗎?
1
所以?
3
喜歡原po的文字
不過有錯字喔記得改一下(抱歉職業病犯了:p)
0
B1 請靜待下一篇
B2 下一篇就會知道了
B3 我改囉,感謝妳
1
期待你洗練的文字 :)

河豚很多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