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很長,如果排版不好很抱歉T_T
-------

我的爺爺是以前戰爭時和國民政府一起過來的榮民,他大部分的人生都在擔任軍人為國家賣命。
或許是因為軍人要服從這樣的觀念,他從以前開始脾氣就很硬、非常頑固,而且得理不饒人。

我和爺爺的感情其實是很好的。小時候他常常帶著我到處散步,也會買很多東西給我吃。記得小時候他帶我去公園玩,我渴了他就帶我到旁邊的便利商店買蜜豆奶。買完後我回去公園玩,他坐在旁邊發現蜜豆奶是過期的,氣沖沖地跑進去便利商店和店員理論。我那時候還小,他叫我坐在外面等他,結果他在裡面和店員吵了起來,還打翻人家一大鍋茶葉蛋。

他以前最喜歡帶著我散步,有一次在路邊看到青蛙他還很開心的和我解說。這樣說好了,我小時候的記憶幾乎都是和爺爺的相處,和爸爸媽媽的幾乎都不記得了。

回到爺爺,他嘴巴上說對錢不執著,但其實很在乎。我姑姑大學畢業時跟他借了一筆錢,說會一次全部還他,結果因為分期還,而且似乎沒有還完而吵架。從此以後他不願意看見我姑姑,每次看到她就想把她掃地出門。因為爺爺他覺得,他花了這麼多錢栽培他的女兒,結果他的女兒卻這樣對他。
(其實我真的不覺得這有什麼,但是他真的對這種事情很執著)

爸媽和我、妹妹搬去和他和奶奶住之後也發生過很多事情。
衣服在冬天的時候本來就很難乾,結果因為他的衣服有濕氣很重的霉味,他大發雷霆說我們不重視他。
有一次我媽媽忘記買米,他就不爽吃飯,還要我媽媽上去求他下來吃飯。
不過當時我都覺得這些不重要,甚至還在爸爸媽媽想搬出去住的時候阻止了他們。因為我真的很愛他,比對我爸爸媽媽的愛還多。

我高二的時候,奶奶去世了。爺爺的心理狀況變得很糟糕。
大概在大一的時候,他被診斷出癌症。
(醫生說這種癌症擴散少說也要十幾年,我爺爺已經八十歲了。我們也有要他去別的醫院診斷看看,但他不肯)
他開始有很多負面情緒,雖然常常和我們說叫我們不要難過,但其實他自己非常在乎我們的反應。
有一天,他告訴爸爸,叫他把奶奶的金飾都拿出來。(就是要分家產的意思了= =)
爸媽很緊張,因為奶奶的金飾其實早在他們剛結婚的時候,因為要養我所以當掉了。
想了很多補救方法,甚至還想要去借黃金來充數之後,他們決定說實話。
當下爺爺的反應非常冷靜,好像沒事一樣。
殊不知過了幾天,他開始審問我爸媽,問是不是有人在背後主使他們賣掉金飾要換錢。
媽媽反駁,還被他用很難聽的話罵。
他甚至覺得我爸爸就是不務正業才會去開計程車維生。

導火線是這樣的,有一次我自己在客廳坐,他下來問我: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對你爸媽這麼生氣嗎?
然後他就開始敘述,開始攻擊爸爸和媽媽。
說我爸不務正業,說他賺的錢不是錢。(不知道為什麼他打從心底看不起我爸的職業)
然後全盤否定我媽二十年以來在這個家做的一切。
那個當下,我再怎麼愛他也無法忍受了。
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說我爸? 他又不偷不搶。他也是自己賺的,他也是每天早出晚歸,他開計程車也是為了方便家裡有急事就可以馬上回家。
(以前奶奶還在的時候看不見,而且每個禮拜都要洗腎)
他一聽到我反駁就不高興了。
後來怎麼了我忘記了,反正我阿姨那時候來救我走,因為我哭得歇斯底里打電話找人來救我。

後來有一次,我一回家聽到他又在和我弟弟妹妹講這件事情,就決定不進客廳,又走出家門。
大概就是因為我的這個反應,他開始不和我講話,甚至對我視而不見。

後來我們搬到伯父家住,四個人擠在一個單人套房裡。

最後我們家裡,剩下妹妹能回去陪爺爺。
最嚴重的事情發生在有一次我們要回家拿東西,爺爺說,不准我進去。
那時候媽媽和伯父依舊說沒關係,就讓我進去,反正我是他孫女,他不會怎麼樣的。

但他真的怎麼樣了。

我一走進去,上樓梯,他就對我大喊: 那個誰!!!你給我下來!!!

他連我的名字都不願意說,就直接喊我 那個誰!!!

那一瞬間我從小到大對他的記憶不斷湧現。
我因為怕他騎摩托車出去危險,所以一考到駕照就跟他說我可以載他。
他要去台東參加朋友喪禮,我陪他一起去,在他哭的時候站在他旁邊。
奶奶的葬禮,我一路上握著他的手。

然後這一切好像都變成灰燼了。
我只記得我跑出門,我妹妹說他差點就要衝出來。
大概是因為沒遇過如此對他視而不見的人所以想打我之類的吧。

這大約是一年前的事情。

這一年間我無法聽到他的任何事情,一聽到我就想哭。
是一種胸口悶到無法呼吸的感覺。

有一次我在7-11看到疑似他的身影,我二話不說馬上騎車走掉,到家的時候我全身都還在發抖。

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理解這樣的感覺,但我只覺得我永遠都無法跨過去這個陰影。

最近,他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爸爸和媽媽不管再怎麼掙扎都回去看他了。
爸爸非常希望我回去,可是我哭著告訴他我真的沒有辦法,一想到這件事情我就全身發抖。
然後媽媽告訴我,等我想回去了再回去。
過了一個月了,我還出國一趟回來了。
爸爸雖然沒有說什麼,可是我知道他心裡其實有點不太高興我到現在都沒有回去看爺爺。
我試著告訴他我的感受,可是他一直覺得我只要和他一樣跨出那一步就好。
我姑姑也一直說她可以帶我進去。

可是我卻只感受到他們極力想回家和父親和好,而絲毫不管我心裡的想法。
但我可以理解,因為那是他們的爸爸。
可是我自己的爸爸卻沒有辦法理解我,甚至是試圖想聽聽我到底怎麼想,卻不免還是讓我很受傷。
不管怎麼樣,今年的父親節還是幫爸爸過了,爸爸也去幫爺爺過了。

過了很久我才有辦法再從我口中吐出爺爺兩個字,可是我去看他這件事情我連想像都覺得喘不過氣。
媽媽最近態度也不一樣了,前幾天告訴我叫我一定要找時間回去舊家看看。
我真的覺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