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小,我成長在一個健全的家庭,
有阿公阿嬤的寵愛、父母的耳提面命、與弟弟的手足情誼,
我一直以為,我的小世界能夠永遠這麼和諧
然而,這樣一個家庭可以在短短一個月內發生這麼多事,
表姑姑說:「你們這不是家變,是劇變。」
今年的清明節,我就像普通的大學生一樣
放春假跑回家耍廢當米蟲,還有去醫院探望阿公。
那一陣子,阿公剛被醫生宣告肝癌末期只剩四個月壽命,
身為長子的父親為了阿公,台中南投兩地奔波,早已心力交瘁。

4月5日
清明節當天掃墓回家後,阿嬤開始出現咳嗽的症狀,
當時,父母親與我都以為阿嬤只是普通的感冒咳嗽並不以為意,
直到阿嬤在浴室咳到吐了,我和母親才帶著阿嬤到當地唯一一間大醫院。
(當地人都知道,這間醫院的醫療品質不好,
常有人說,站著進去就會躺著出來,但卻是當地唯一一間有設備的醫院。)

在醫院急診室內,阿嬤被診斷是急性肺炎,需要立即住院。
4月8日
阿嬤住院第四天,
在台中的醫院進行肝癌末期化療的阿公,
跌倒,顱內出血
原本還有四個月的壽命,跌倒後,
醫生說,阿公最多只剩七天。

4月10日
阿嬤住院第六天,
這六天內,醫院不斷注射抗生素在阿嬤身上,
阿嬤卻持續發燒,受不了的時候,護士才給予一顆退燒藥
而在阿嬤強硬的要求下,主治醫生竟同意尚未痊癒的阿嬤出院回家 (?!

4月13日
阿嬤回家的第三天,阿公在台中的醫院過世了
那時候是清晨六點多,阿嬤從父親口中得知消息,哭得肝腸寸斷
小時候,我以為能徒手打蟑螂的英雄阿嬤,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那一刻,我看見她的眼淚,看見阿嬤哭攤在客廳長椅上,
我美好的小世界就像蜘蛛網一般,開始碎裂。

後來,因為傷心過度,呼吸出現困難,
阿嬤又再度被送進當地的醫院急診室。
*
急診室內,和第一次來的是同一位急診室醫生
當時,父親在家裡準備阿公大體回家的事宜,走不開。

母親焦急的看著我說:
「女兒,如果需要家屬簽甚麼同意書交給妳簽,妳是阿嬤的孫女,
媽媽要趕快回去,和你爸處理阿公的後事。」
當時的我無法出聲,睜著一雙溢滿淚水的眼睛看著母親。
母親:「妳也想回去看阿公?」 我點頭。
阿公只有三個孫子,弟弟和堂妹都還在從台中趕回家的路上,
而我是唯一一個留在老家等他回家的孫子,
我不想要阿公大體回家的時候,身邊沒有孫子等著他回來。

「乖。」母親充滿了無奈,這時候做甚麼抉擇都會有遺憾吧。
後來我留在了阿嬤身邊。
阿嬤照完x光片後,急診室醫生將我叫了過去,開始劈頭就念:

「你看這些地方一點一點白白的,上次你們來的時候就告訴你們是肺炎了,$*︿%#...」

醫生指著阿嬤的X光片說了好多,我聽不下去,對他說了一句:
「醫生,這是我阿嬤上一次來的X光片,剛剛照的X光片呢?」
那個醫生大概是不知道我會問這個問題,他愣了三秒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我,
然後又繼續劈哩啪啦講了一堆,結果阿嬤又住院了。

那天下午,
助理醫生來看過阿嬤,她說阿嬤不是肺炎是肺積水。
(靠,急診室醫生跟助理醫師講不同,哪個才是對的?!)
後來,一位在這間醫院當護士的表姑姑與其他親戚透過懇求,
下午四點多左右,終於讓主治醫生點頭,
讓阿嬤帶著氧氣筒回家看一眼過世的阿公。
條件是,只要血氧濃度低於90要立即回院。

這一天是怎麼結束的,我印象不是很清楚了,
我只覺得,那一天,是生命中最漫長的一天。
4月14日
阿公過世隔天,阿嬤轉院至台中某大醫院,
醫生檢查出阿嬤只剩四小時的壽命,
立即插管接受葉克膜治療,

阿嬤住進了急重症加護病房。

=待續=

共 13 則回應

加油
加油
加油

很重要, 所以說三次
加油 要振作起來~~
加油>_____<!!!
阿嬤加油!
加油!
加油!!
哪間醫院
加油
阿罵加油!!拜託
加油!
哭了...
阿嬤加油!原PO加油!
感恩大家。
B7 文中提到三間醫院,想問的是哪間???
想知道台中的黑心大醫院是哪間!!(看完第二篇了
馬上回應搶第 14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