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九號,和妳在一起的五週年。

如果妳沒有離開,如果妳還在的話。


曾經那是最瘋狂不羈的歲月
升高三的暑假,妳輕偎在我肩上,哭著笑著我吻上妳的唇
和著眼淚,就像三年前我踽踽在電腦前打下那段青春
在臉頰肆虐,並回想每段妳牽著我左手的側臉,我敲下句點


而寂寞呢?
它早整裝完畢,躺在枕頭另一側伴我入睡。

-------------------------------------------------------------------------

About 3 years ago.



總在每個特別的節日,妳的一顰一笑會浮現在我眼前
可能是我一廂情願,也可能是渴望找尋任何一絲妳忘卻在我身邊的氣味
我貪婪的嗅著,將想念妳的渴望注入字裡行間
打完之後,卻又再恣意的刪除,
就像在隔天醉生夢死之後,忘卻前一晚想妳的習慣


將妳電話號碼從手機裡刪除,刪不掉的是徘徊不肯離去的聲音
好像每看著妳臉書發愣一次,便會有一聲妳最愛叫我的綽號迴蕩在耳邊


妳說呢?明知妳不在還是會問
也曾再談過感情,也自以為是的開懷大笑,好像都已經是過眼雲煙
卻夜深人靜時再次打開只關於妳的小盒子


趕在十一點的末班車到高雄前,我來到妳的城市。
在高地籃球場,約了另一位朋友伴著我投投籃。
「距離好近…」手機傳來幾次震動後,我發了瘋似的在來了幾次的校園內找尋妳的身影
「你不打給她,你會後悔一輩子。」一旁的友人這樣對我說道


於是我按下通話鍵
「左邊。」三年前再次和妳見面後,熟悉的聲音,不再熟悉的那顆心。


然後我見到了妳,就像小說情節一定要發生在秋夜一樣。
坐在妳身邊,太多太多的想念
卻只濃縮成短短一句話..


"妳最近好嗎..?"
很客套很俗氣很平常的問候,但我的淚就這樣無聲低落。
從書包中拿出來不及給妳的生日卡片
再補上一聲生日快樂
"對不起..." 幾個月的不甘和疑問
卻在妳口中短短的三個字中瓦解崩裂
就像妳流在我肩上那些我相信是真心的淚水一樣。


直到妳離開之後,才漸漸發現到
兩年來的相知相惜中,妳早就漸漸出現在我生活中每一個小地方
在電腦在房間在心裡面揮之不去
我輕輕摟了摟,而妳身體的反應就像從沒忘記一般
自然的靠在我肩上
"為什麼妳要這樣做.."
頭埋在那熟悉的髮香中,我喃喃的問道。
"他對妳好嗎?" 我勉強擠出個笑容
苦苦鹹鹹的,是淚水的味道
"他對我很好" 妳看著前方,我看著妳,妳說道
"只是..." 欲言又止的那句話,也是我們之間的默契
"才發現,兩年來我們吵架不超過十次有多困難"
"妳才知道..傻瓜" 我摸摸妳的頭
"因為我疼妳阿.." 小小聲的 我對著妳說
"對不起.." 妳說
"對不起..." 妳再說
接著便是無言的啜泣聲迴盪在空氣中
"你變瘦了" 妳強彎著嘴角,對我說道。
"妳也是" 然後我用紅了的眼眶靜靜看著,一直看著
想把那一刻妳憔悴的側臉深深的烙在腦海中
深怕在轉身之後便沒有機會再次見到那我最想念的臉龐
"抱一下好嗎" 十一點半的火車
迫著我艱難的說出這句話
妳小手在我背上抓阿抓,外套被妳抓出那深深的皺褶
就像每次回台中見到我時抱的那般用力
而我也只是將妳抱在懷中
順著曾經理過上百次的髮絲,細心的怕上面出現一絲紊亂
妳的淚一點一滴落在我的肩頭,灼傷的很痛很痛。
"妳知道我有多想妳嗎"
妳拼了命的點頭
那瞬間的氛圍讓我們喘不過氣
唇上的餘溫夾帶著眷戀的味道
我一個人坐在十一點三十三分開往高雄的自強號上
挑了個最前排,左右和後面都沒人的位置
我將手機簡訊收件夾打開,看著以往的甜蜜後
用掉了一整包的面紙。


------------------------------------------------------------

Three years after.


類似的原因,不同的人,而在無名關上後不知該往哪兒走的思緒
就搬移到了Dcard
也許在一天過後,這些負面也會隨著文章的消失而淡去吧


我多麼想和妳見一面,不管是妳,還是她。


「如果我飛的動,我就會再飛回來。」
夏天協奏曲裡面,女主角這樣說道。
「逆向圓環九十九圈,就能回到過去?」還記得當時,看著電影裡那情節微微搖頭。
而我也始終沒有去試。
因為我不知道,當我回到過去後,我不知道該對妳說些什麼。


有些人,有些事,一句話就輕描淡寫一切
然而有些路,千轉百迴卻仍然銘心刻骨
我將信紙好好褶起,褶成妳信內說的鋼琴形狀,那時的妳還在一旁畫下黑白鍵,怕我認不出來。
然後將夢想泡泡打開,吹出幾個七彩後,看著它們如蟬翼般輕盈
在落下那一刻,我眼眶中的淚也隨之滴落。


再次打開設了密碼的資料夾,麻痺的瀏覽著那些曾經
每到一個地方,手機便會多開一個相簿。
一千多張照片,象徵著我們兩年來所有的幸福快樂
靜靜躺著,卻總在必要的時候翻出來整理清洗,整理分類。
「原來回憶除了能讓人打從心裡暖和起來,也能狠狠的將人從心的內部深深撕裂。」村上春樹


如果翻閱回憶竟是如此刺痛,但我還是忍不住的一直去碰觸。
就像現在和它只隔著一層薄薄的紗紙,輕輕一點,那所有的笑容和淚水就一股腦的全部衝出。
然後不能避免,永遠都不能。
因為他們早就全部融入在我的生活中,就像少了一塊小拼圖便不完整。


三年之前,三年之後。


「嘿,在嗎?」我還記得當我身在新竹同學宿舍,在line打了幾字後
便繼續看著毛骨悚然撞鬼經驗,卻心不在焉的等著手機的綠燈亮起


曾經努力的等一個人的那顆心
也隨時間慢慢變得強壯起


只希望在將來的某一天,或許在路上偶偶巧遇時
或許心還是熾熱的疼痛
但能假裝雲淡風輕,並帶著她曾最熟悉的微笑
然後淡淡的問道


「妳,好嗎?」


共 2 則回應

拍拍 8/19 今天我生日

三年前也有個人 很重要

而今年 我還在茫茫人海等一個人
拍拍
許多人的人生中總會有這樣的際遇
常常感慨我失去的10年 失去的青春
但 沒緣分走在一起的人 終究還是會錯過
只能感慨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