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某堂課上無聊寫的,分享一下哈哈

----

一直愁眉不展的她,突然迷離的笑了,像是正要展翅而飛的天使將回歸天父的懷抱般──溫柔卻模糊。

她只是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女人,樣貌平凡,身家平凡,生活也平凡得如同其他千萬人一般;總而言之,不值得多著墨。

而這樣平凡的人也有著平凡的煩惱:錢總是存不了多少,才剛領到薪水卻還沒拿熱就得再交出去;年紀到了卻沒有個男朋友,父母老是在問,問得她不得不舉手投降。就跟大多數人一樣,是平凡卻常見的煩惱。

只是這樣的她,卻有個小小的興趣,那便是種花,而這花卻不是常見的花,是曇花。她老是說,曇花一現雖然不常見,但它仍是在不起眼的角落用盡生命吐著芬芳,因此不能因為沒用眼睛看見就否定了它的存在。

「真是太好了。」她想,雖然不到三十便罹了癌,而且發現的太晚而無法治療,但她在最後的幾個月裡感到無比輕鬆。在最後的幾個月裡,她將那些為數不多的積蓄換成了平常不敢也不能嘗試的事物:她去做了水晶指甲(真的好貴哪!可是也好美);去了所謂的高級餐廳;買了學生時代後再也沒機會穿的短裙和洋裝。總之,她很高興。

從來沒想過拋開這些負擔後,會是如此的輕鬆。只為了自己而活,真好。她想。

像是醞釀了一輩子只為了在一夜間綻放的曇花,默默地綻放,幽幽的吐著生命的芬芳,絲毫不在意是否有人看見或知曉。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