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都整理好了,明天早上七點多的飛機。這一直都是我想要的,希望到一個陌生的國度求學,離開舒適圈,看看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大。但有些話還沒有和你說清楚,只要我稍稍提到,你便不願意聽。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認識了剛結束遠距離戀情不久的你。而今年的這個時候,我正準備離你而去。我們之間,一直像在跳某種舞蹈,我進你退,你退我進。交換生結果放榜的時候,你說你不能當我的男朋友,帶著防衛性的。遠距離太傷了,你說。沒必要綁住彼此。那是你用多少淚眼汪汪的Skype換來的教訓。我笑笑地說:「交換半年而已。」心裡想著你那些中國、愛沙尼亞......不同國籍的女朋友。那時候我們早已曖昧好久了。

  幾個禮拜後你卻向我告白了,可能因為寂寞或憐憫。我說好,雖然這層關係一點也不重要:本質上我們早就是大家眼中男女朋友的樣子了。大半夜,我們會一路從山上的宿舍漫步到海堤邊,對著一片漆黑的海交換彼此的想法。不說話的時候,看著遠方燈塔的燈光,耳邊只有彼此的呼吸和海浪拍打消波塊的聲音。坐在機車後座時,伸手環抱你順便偷捏你肚子。網路上聽到喜歡的一首歌,馬上傳給對方,知道對方一定會被歌詞感動。看表演的時候。常為了同樣一個奇怪的笑點相視而笑......這些都讓我快樂。

 然而暑假過了一半,我向你提分手,因你曾說不想綁住彼此,因我害怕離開你的視線,也就離開了你的心。你哭泣、整夜不睡傳訊息,對我說no break,「交換半年而已,真的愛的話一定可以等的!」。聽起來諷刺,但我終究心軟了,不分了。這樣的你,卻在營隊期間,在求我不要離開你的時候,和一個越南志工不清不楚。這就是你,對女生態度總讓人誤會,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我一再包容。那越南女孩沒交過男朋友,單純天真,認為你在機場離別給她的一吻就是某種愛的保證,喜孜孜地在IG貼文。朋友以為我們分了,好奇問我我才知道這些。我說我怎麼都不知道,昨天才和他牽手逛街看電影呢,不行我一定要問問他。

 有些事,不知道是一種幸福。原來那段時間,你一邊對我說,我們不分手,我還是會對別人說你是我女友的。一邊對別人說,我和我女朋友分手了,這很複雜。隨著營隊結束,國外志工陸續回國,你回到我身邊。你說:「你不是不知道我,我對很多人都有好感的,但也僅只於此。你才是我最深愛的人。」總想不通這句話,現在懂了,就像你最愛吃巧克力,但偶爾想吃一球冰淇淋。

 你說,對不起。有什麼好對不起的。20歲的初戀,能牽手走到最後的有幾人?「我想和你走下去。」你又說。心理的芥蒂已經存在,我沒辦法和你繼續,親愛的C,你太讓人沒安全感了。半年的分開,可以讓你想清楚,你對我的陪伴,是寂寞的需要還是真正的愛。這就是最後這幾天,我想說,你不願意聽的話。
 
 沒有在用Dcard的你,或許不會看到這篇文章。有次把一篇Dcard文章用FB分享給你,你皺眉:「這寫小說虛構的吧。」如果你看到了,覺得似曾相識,不要懷疑,那就是在說我們的故事。

  昨天聽音樂會的時候,你靠在我的肩上,睡著了。我看著你的側臉,想著過去的點點滴滴,想著未來,想著我將要離開你。

共 3 則回應

勇敢愛自己,加油!
我好難過
但我沒辦法像你那樣勇敢踏出去
你很勇敢,借我你的光,讓我跟你一樣勇敢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