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姐有古怪的脾氣,聰明的湯先生偏偏喜歡這樣的她。

結婚那天晚上,兩人約好了只要相擁入睡,安安靜靜的,一覺到天亮。

卸完妝洗好澡的蘑菇小姐,擦了擦茉莉花香的乳液,咕嚕地溜進湯先生懷裡,蘑菇小姐突然有一種想要就這樣把自己種在他身上的感覺,她不要有任何機會跟湯先生分開,一點縫隙都不要。

「你說為什麼不能冠妻姓呢,或是不要冠誰的姓,我們倆何不就用同一個名字,蘑菇湯,你看,多可愛。要不我們倆就用同個名字吧。」蘑菇小姐低喃:「你看,這樣別人一喊,蘑菇湯,我們就會一起回頭,多可愛,多可愛啊。」

「我們是兩個人,怎麼可以用同一個名字呢。」湯先生說。

「可是我們在一起了不是嗎,我們在一起了。」蘑菇小姐反駁。

「我們在一起了,但我們是兩個人。」

「什麼意思,你是什麼意思。」蘑菇小姐推開湯先生,但聰明的湯先生用剛剛好的力量抱著她,讓她不能完全地推開湯先生。

蘑菇小姐瞪著湯先生,賭著氣,歪著頭。

兩個人啊,兩個人,在她想把自己種在湯先生身上的想法強烈到差點讓自己的心跳停止時,這幾個字變得好刺耳。

「那我們什麼時候能真正的在一起?我是說,就像草莓醬塗在吐司上那樣,黏黏的,緊緊密密的,塗上去就不能分開了,不可能完全地分開了。我想要我們那樣的在一起。」

湯先生輕輕的親了蘑菇小姐的鼻子。

「你親錯地方了!額頭才是最浪漫的地方。」邊說,蘑菇小姐邊再一次咕嚕地溜進湯先生懷裡。

「親額頭妳就不會自己回來了。」在蘑菇小姐看不到的視角,湯先生笑了笑,偷偷把蘑菇小姐抱得更緊一點。

「如果不能用同一個名字,那你教我,要怎麼樣才能把我種在你身上?」

脾氣古怪的蘑菇小姐就是不要跟聰明的湯先生分開。

「傻瓜。」湯先生說。

我們原本就是分開的啊,我們是兩個體,可是不要擔心,我們就像分開的樹,感情就像土壤裡的根,看不見,但是層層交疊,也錯綜複雜,妳很難去想像,我是因為妳的哪一次笑容決定我要這麼愛下去,給妳不偏不倚地幸福;妳很難去猜到,我的心動是怎麼開始的,太多原因了,感情有太多旁枝末節,從來都解釋不清,所以,我要跟妳在一起,然後用這一輩子去解釋。妳會懂的,我知道妳會懂的。

我們都是分開的樹,不管是情人、親人還是朋友,就像是,妳看,行人道的行人們,看起來都是一個個分開的個體,可是土壤下誰知道誰的眼角偷偷勾起了誰的笑意,又攀上了誰的心頭,這些是看不到的,就像我們在一起,那是看不見的情感,可是我們知道它存在。妳懂的,我們在一起,我們是在一起的。可是啊,可是,親愛的蘑菇小姐,妳得要知道,妳不可能能清楚明白我的每一支根觸及到的靈魂,沒有兩棵樹的根是完全交纏,而不與其他樹遇見、錯過或相識一笑的,這就是人生啊,有著意外的悸動,意外的邂逅。

所以,蘑菇小姐,不要去想辦法證明我們在一起,我們已經夠幸運了,妳就在我身邊,我是妳右邊的樹,分開但是在一起的樹。

「妳睡著了嗎?」湯先生挪了挪身體。蘑菇小姐沒有回應。

「每一份感情都是生命裡的養分,不管後來的結束是狼狽地收拾還是小心翼翼地收藏,我們都會因此越長越高,看到越來越多不同的風景,或是,同一片因高度而漸漸改變的風景……」

「嗯……我喜歡……你……」蘑菇小姐閉著眼,動了動身體,左手搭上湯先生的右肩。

湯先生知道她是睡著了。

「我也喜歡妳。」他輕輕的親了蘑菇小姐的額頭:「晚安」湯先生說。

蘑菇小姐有古怪的脾氣,聰明的湯先生就是喜歡這樣的她。


來源:故事貿易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