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在不久前去世了
因為很突然,所以什麼都沒交代
況且外公一向是個很神秘的人
所以留下的種種
家人也不知從何理起頭緒

於是最近我只要有空
就回去幫外婆整理外公的遺物

總不時聽著外婆說著以前的故事
發現和媽從小和我說到大的那些
並沒有太大的出入
不外乎就是窮困時的種種和各種不得已
(其實根本是窮了一輩子,也沒享什麼清福)

說著說著
我意外在衣櫃最深處找到一個用密碼鎖鎖住的箱子

外婆說她沒看過這東西,也不知道密碼
於是我憑著直覺猜了有關外公的各種日期
還真的開了
裡面盡是外公留給女兒們的各種收藏
和媽媽阿姨們小時候的各種紀念物
最後我在箱子底部看見了一個熟稔的東西----
一件明星女校的制服,領口夾著一封信:
"純(媽的名字),對不起
是爸沒用,無法成全妳的夢
我無法做什麼
但我知道這之於妳是很重要的東西
所以我幫你留下來了
希望你可以了解夢想不是放棄了就丟掉
只要活著,永遠都可以有新的夢想
舊的就放在心裡的盒子吧。"

我很納悶地叫來同行的老媽
問為什麼會有這個
一向感性的媽看完信之後整個淚崩了
冷靜下來之後
我在她瑣碎的敘述中
在腦子裡慢慢拼湊著故事:

在不遠的當年(我媽是六年級)
媽在極度貧困的家庭中
硬是在必須一邊工作的狀況下
苦讀考上第一志願的女校

她一直相信教育能擺脫貧窮,而她就快做到了
但還是在她升上高二的暑假
外公很現實地召集了四個小孩
說家裡已經供不起四個孩子同時念書
媽沒有考慮太久便說:身為大姊,我投入職場吧
為了表達決心,隔天便把制服丟了
然後轉到高職夜校
白天工作晚上讀書到畢業

她說到這裡的時候顯得有些惆悵
也說她很抱歉,自私地把未完的大學夢和理想
都壓在我肩上
讓我為了學業跟家務、工作而被迫放棄很多活動跟選擇權

以前我會抱怨我也想參加這個,參加那個,想要做什麼樣的夢卻被迫放棄
但此時我卻覺得
比起這樣的被迫
我更無法想像
放棄苦讀多年的結果和夢想而被迫妥協於現實
是怎麼樣的一種掙扎

況且在不遠的當年
她甚至是全班唯一的棄學生
這要多大的心態調適?

我覺得我從小到大受過的這些根本什麼都不是

我問她這麼多年怎麼忍
媽卻說她覺得很釋然
她說了這麼一段話:

“我棄學前最後一天在市區過馬路的時候
想到了一件事
人生本來就像是在陌生的都市裡穿梭
有時候這條路不能走了,就換個方向
或許會,也或許不會再回到那個街口的彼端
但人生停留的片刻有限
容不得太多時間猶豫就要跨出下一步
昨天那個站在街口的女孩
過了時間的路口後
回頭看的風景
固然和當初那樣少女天真爛漫的想像差很多
但就像是一場夢般
不斷地走過黑夜
不知不覺就天亮
而醒來以後卻在另一個路口了
很多時候是由不得你的
但…學習接受吧。”

媽,我愛你,我敬佩妳
我一定不會讓妳失望的
我不會再把小小的抉擇當作是無奈被迫了
---------------

台大早餐客


熱門回應

這篇應該擱著期中再發(淚
我也經常懷念先父帶給我的種種
但是我同時想的是怎麼把來不及給的那份愛加倍給剩下的另一半
所以我跟我媽的感情很好就是這個原因
BTW
正因為我是個多情種子
所以我以前的文字會太偏向單一面向而強烈的情感,會顯得有點黏膩
現在我不喜歡太單一意象的東西
所以試著從簡單的生活
找出多層次的感動
然後重新學習怎麼調配情感
-------------
台大早餐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