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妳捨得丟下我們之間的一切?」 「沒為什麼!不是不痛,是不願再痛。」她面無表情的說。 像被打了麻藥般昏厥後,下個畫面是我走下看不盡的長樓梯,好黑好長。一個踩空後……我醒了。在回程的客運上撇頭看著夕陽灑在台北還有整條高速公路,好溫暖……卻也好空虛。 「又是這個夢阿……」我呢喃著。 美好的回憶就留在夢裡留在心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