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一來都很害怕一個人
或許是因為獨生子 & 家庭因素
我從小就習慣對自己聊天
幾乎把心事鎖在心底
能說的都是可以從別的管道得知的
對我來說不這麼重要的

所謂重要的
是你們都不知道 而我也不願說的那些

四年,逝水年華
並非沒有過那些令跟我年齡相近的人
羨慕忌妒恨的經驗 (菸.毒.嫖均不碰)
只是,對我來說
我與每個她之間似乎都有層隔膜
就像安全之吻一樣
感覺有親到 但中間始終有隔著保鮮膜
存在,但又不存在

這是造成每一個我們分開的主因吧!

因此 我變得不安
我變得熱衷於習慣於對每一個女生好
雖然我口口聲聲說:這是基於紳士的體貌、男性的體貼。
但,唯我知道
我只是汲汲營營的
渴求那個命中與我身心契合的女子
那一個,與我都同樣渴望愛與被愛
同樣的不安
但我不希望她與我一般經受過同樣歷程的愛

對每一個女生好
只為了期盼那個人是妳,
只為了感覺那個人,不是妳。

東吳假文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