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
便張著嘴,任眼淚在臉頰上放肆地灼燒著。

"
...
在台北的第二天,我們到小巨蛋溜冰。
對很多人來說,直排輪是他們小時候的最佳玩伴,但在我十七年的光陰中,卻從沒穿過直排輪鞋,更別提是冰鞋了。
「真的要溜啊……」我問道。
「當然啊,難得有機會可以笑你,為什麼不溜。」她邪惡地笑著。

於是我便如初學者一般,扶著牆壁一步一步平衡。
「我還是回到陸地上打籃球桌球好了……」我哭喪著臉對她說。
終於能站穩之後,她雙手牽著我,換我被她放在手心上呵護。
但還是免不了跌到冰上後傻笑著看著她,或者把她一同拉下後兩人在溜冰場上白痴地大笑。


「在冰場上,把手給對方,就等於把生命交給他。」電視劇下一站幸福中,男主角這樣對女主角說道。
但除了性別對換之外,而我也沒對妳說。

「或許早在當時,我並沒有把我的生命交給妳;但交出去的,是我的心。」
...

"

看著先前打給妳的小說
那關於我們的故事
自以為早就無所謂的心仍舊糾結的好緊好緊


我喜歡打一段文字,聽一首歌
但現下卻只加了這首至播放清單中
重複著一整天的輪迴。


有沒有一首歌,會讓妳想起一個人?
如果有,妳還願意再唱給我聽一次嗎?





------------------------------------------

有些人,有些事,一句話就輕描淡寫一切
然而有些路,千轉百迴卻仍然銘心刻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