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高中的隔壁班同學,車禍去世
社群網站上哀戚如瀑,每個人擁著各自的心碎,憑弔,或者咒罵人生無常
死亡,在我們這群二十歲的青年裡,是無法領會的課題。

二十歲,
是該開始不受拘束的自由翱翔,放肆的吃喝玩樂,勤奮的打工讀書
是該開始關注各種政治議題,憤怒的批評無能者,並期待自己神勝的一票
是該開始描摹未來的藍圖,漸漸變成一個對自己負責的成年人
然而有個曾一起長大的同學,徒剩一顆冰冷的心

飄忽的人生線才落下幾個針腳,如今啞然撕裂
我尚未成熟,我無法接受

死亡,到底是什麼?
是結束還是開始,是坦然的抑或是椎心的?
生命的無常如此殘酷,自古難全
在時間這條大河裡,我們都只能是浮游一芥
流水匆匆,潮來潮去
你可以決定自己的高低,卻無法控制前進的方向

「生命堅強,卻又極為脆弱」一個朋友的動態如此打著。





(聞訊有感,騎車小心,共勉)

日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