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靈光乍現而投入星空攝影
就在妳生日前三週
寒流來臨的那一晚
瞞著妳偷偷半夜上山
妳說怎麼這麼安靜
我說老家是鄉下
聽著妳今天心情
而我在十字路停車
真好笑
這裡叫做十字路
三條岔路卻只能走一條
因為左右兩條
沒有勇氣選擇
第二次帶著銀河下山
也帶著妳的叮嚀下山
跟猴子做好朋友後
我猜想下次的機會
是在妳我的銀河
兩年後的現在
我仍然拍著星空
是在無窮浩瀚中
不傷感
卻想念
而失眠
十字路的右轉或左轉
或許不再出現
我們都該有兩個情人
一個愛我的
一個我愛的
彼此言不由衷
彼此說謊傷害
都是不安犯的錯
錯了
也無法彌補了
肝又是睡不著傷感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