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生
能夠有幾個瞭解你
曾經瞭解你
正在瞭解你的人

第一個
是我國小同學
我們斷聯過一段時間
相處過一段時間
是第一個對我說
“你就是這樣的人,把別人拉近了,卻恐懼著別人理解你”
之後
我把跟她的距離
拉大了一些
不是因為被發現了我的脆弱
只是我不敢面對我的真心

第二個
她告訴我
“感覺你總有很多話很多想法,卻不想侵犯或被侵犯”
這次我面對了她
卻還是沒辦法
把最後那一堵牆
擊碎
我最後離開了她
害怕著她更瞭解後可能的改變
害怕自己的脆弱被看見

第三個
“我以為我終於瞭解你了,才發現你不是這樣的人,為甚麼要抗拒別人理解你”
這句是在一起之後的事了
那個晚上她很傷心
而我也是
我無法我不會也不願
被觸碰受過傷的地方
像是這個晚上沒發生一樣
我們繼續甜蜜
只是始終不再提到瘡疤

我很賤
我很自私
我很任性
我只是被背叛過了
習慣了拿著一張面具對待別人
這樣就不會再有傷害
即使在這三個人面前
我的面具有缺口
卻始終看不清面具下的面容

我活的像我哥的網址裡
每個人都對你說
“啊!你就是這樣的人啊”
最後你就會在鏡子裡對自己說
“對啊!我就是這樣的人吶”

我有一個越走越遠的自己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