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說,我對妳很特別,但我不能以此要求妳。

妳說,應該是喜歡我的,但很難說出口。

妳說,這段關係必須是有名無實或是有實無名的二選一,但怎麼選似乎都不對。


起起伏伏一年多了,若要說不曾感到疲累是騙人的,

但總是在崩潰的邊緣因為妳的一些話而停下。


現在,沒有辦法對我更好,我知道是因為妳連自己都顧不來,

只是,我有著一顆貪婪的心必須說服,

哄它、騙它,再等等,再忍忍,即使不見盡頭但終將過去的。


自己認為是個比遠距離還遠距離(?)的關係,感覺最近多了許多無力。

很多時候就只是想討個拍吧,哈哈。

不知道各位是否有類似的經驗或是什麼想法能分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