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時,你和我最要好的朋友在一起,
你珍惜她,而我為她這麼幸福而高興,
我看不慣你的過分正經八百,
你聽不慣我的無心玩笑話語,
你和我的交談機會,大概就只有你們小倆口吵架時,我在旁邊當和事佬的時候吧!
我想,你和我之間要是沒有她,或許就是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罷了。
這種半生不熟的關係其實對當時的我來說,無所謂。

高三時,你和她分手了。
她在不久後交了一個新的男朋友,
你,不聞不問,或許你是在意的,只是你用準備統測這個藉口當作不在意。

統測倒數三十幾天,我和你好巧不巧換位子時被排坐在一起,
兩個考生彼此討論課業是家常便飯,
只是你的正經總讓我問問題的口吻變得小心翼翼,對話也總在問完問題後「謝謝」一句就結束了。
後來,關係是如何拉近的,我到現在都記得很清楚。

那天晚上,突然一封陌生號碼的簡訊傳過來,上頭寫:明天補習班的英文課本帶哪一本?
我很困惑這個人是誰,不過稍稍回想一下,才想起只有你跟我是同一個補習班。
我們補習班有兩本課本是真的,但下意識又想起你說過:「我怕我帶錯本,所以我每一次兩本都帶。」
我心裡雖然覺得很奇怪,不過還是告訴你。

之後,我們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互發簡訊變成常態(因為那時還沒有智慧型XD沒Line)
我開始發現你雖然正經,卻是個很溫柔的人。
你曾自戀得對我說:「我是溫柔型的男生。」被我小小的嗆了一回,不過其實心中有那麼一點認同你。
我熬夜念書時,你會傳簡訊叫我早點睡。
最後一次期末考,我坐在走廊間邊吹風邊看書,你悄悄的走到我旁邊問我:「怎麼不進去裡面?」
第一次兩人單獨出來念書,是你找我的。
我不會的問題丟給你解,你就算用吃午餐的時間解題都願意。

聊了那麼多後,我才發現我們之間的世界好像連起來了,不再在說話上有那麼多隔閡。

才這麼想後,我才發現我已經在不經意間喜歡上你。

我以為我會一直這麼快樂下去,可是,命運總是與我唱反調。

她,我最好的朋友,在某一天放學的路上默默地對我開口說:「其實……我跟我男友分手了。」
接下來,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為什麼」後,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她說:「因為……我發現……我還是愛著我的前男友。」

我的思緒在那一刻放空了,我們是最好的朋友,結果……居然走到最老艮的肥皂劇劇情:愛上同一個男生。

那一晚,一個明知愚蠢卻還是不斷在腦海裡迴盪的問題開始困擾我……友情和愛情……該選哪邊?

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結果是:友情重要。

我甚至幫「她」去問「他」:「你現在還愛她嗎?」
而他的回答是:「回不去就是回不去。」

在那之後,我的朋友哭了好久好久,我拍拍她的背告訴她:「放心,任何事情都有我在。」

沒錯,有我在,友情是一輩子的,我們是無話不談的朋友,選擇友情,值得。
或許這麼做的確是蠢、是傻,不過……我本來就是個笨蛋。


接著,統測結束了,成績單一拿到手,我真想抱頭痛哭,我考得並不好,可是我忍住了。

我奔向走廊,結果……跟著我一起跑過去的……是你。
你說:「別難過了。」手上是一張折的十分整齊的衛生紙。

那句話,雖然在當時的確沒什麼作用,但是事後想起……覺得暖暖的。

你知道嗎?我真的好喜歡你。

這句話,一直沒有說出口,因為……她還愛你。

接著,大一了,我們各分東西,三人的學校完全不同。

「她」在下學期的時候交到了男朋友,我很為她高興,因為她終於從過去那段走出來。
我也鬆了口氣,因為我終於能夠跟你保持連繫了。

我們無話不談直到大二的昨天,我告訴你……我的目標研究所是哪間後,結果你告訴我:「我女朋友也想考耶!」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卻只能在FB上打了一句「恭喜」再加一個XD

對話了好久好久,我始終望著電腦沒有過多的情緒,直到和你道了句「晚安」後,眼淚才潰堤。

我好想怪他,既然對我沒感覺為什麼還要關心我;
我好想怪她,明明已經分手了,為何還能回頭得這麼灑脫,

但最後,還是怪了自己,是自己不夠勇敢去追求、是自己選擇放棄的,又該怪什麼呢?

事情過了快要一天,不禁會有點羨慕地想:被他所珍惜的女生,一定很幸福吧!

接著,再照著鏡子對自己微笑,告訴自己:「他現在很幸福就好了。」

遺憾……也是一種結局,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