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島內,專門鼓勵熱血男兒抵抗萬惡共匪;威脅政府關閉百毒核四;激起阿兵哥「沒真相、沒原諒」正義感,並執導少年男女清純愛情的多產作家—九把刀,今天遭壹週刊起底。

島民發現不只好友彎彎有插畫家的經驗,刀大自己也有開摩鐵的衝動;那一年,我們豈只一起追女孩!還一起學劈腿。上述的壯舉,一一檢視後,彷彿是一連串老天爺開的玩笑。

反服貿,自己的電影一齣一齣往對岸賣。反黑箱,卻鑽入一個大黑洞中;身為獨派燈塔,卻搞個統派記者;想跟國防布要真相,參與士官輕判卻不聞不問;我沒去過刀兄的家,但我直覺應該裝有幾台大冷氣。不知夏天時,空調是否能自動過濾核電?

九把刀其實就是典型台灣年輕人的象徵,常靠著不完整的新聞訊息、不全面的思考、順搭有心人的政治利益、喊得滿嘴熱血口號;捍衛某種三分鐘熱度的正義。

但細觀後發覺,這些媒體大戲,通常等攝影機離開後,就化為無形,一時喊得嘴角全泡的口號,保鮮期通常不敵暴露在烈陽下的統一鮮乳。

年輕人有理想、有目標很崇高,但就像法國前政治家克里蒙梭所言,30歲之前不信馬克思等於沒良心,30歲之後還信這套就是沒大腦。

但我總以為,刀大應早知這鐵律,不然要挑出軌對象,至少也該找三民自記者啊!

我一向不討厭胡作非為的男生,尤其是在男女之情上;但我對說一套、作一套的偽君子卻很是感冒。尤其對那種一旦有作秀場合都要摻一腳,卻從不負責清掃髒亂的人,更是抽搐。但更該怪的,應該是背後的經紀團隊吧。

一度被認為包藏禍心的服貿躺在立法院,多個電影卻在對岸大賣。被挑起對立意識的跟屁蟲們,難道都看不到顯而易見的事實嗎?九把刀每一部在對岸大賣的電影與小說,就好像響亮的巴掌,結實的摑在追隨者的臉上。

也許再過10年後,刀大可能也記不住那一年,他們一起做了什麼?人民幣堆滿銀行帳戶後,誰還會理反服貿、反核四、反國防布、反大埔、反……,反正都有經紀人幫忙買單。

至於還記得的人,就你們痛苦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