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我做人還不錯,雖然朋友不是爆炸多,不過也有手榴彈的威力了。每個人的名字不同暱稱也不盡相同。我最常呼喚的方式,是連名帶姓地叫。不!或許累積更多的字是「欸」。

說到叫人名字這動作,應該從有記憶以來便開始了吧。我有印象的第一次是幼稚園,幼稚園到國小甚至高中,叫朋友同學時一樣習慣地用全名,除非是有很有趣的綽號。除了摯友間的暱稱外,全名的用法幾乎全班都一樣。直到大學之後。

頭一次被叫大學新鮮人時,坐在大一的教室。同學間還不認識,都由第一印象與台上自我介紹的模樣先記住的。一年級通常都是五六個一群的集體行動,接著逐年遞減。午餐時間被沒說過幾句話的同學叫著名字,「佑村」。這令我非常不習慣,感覺像是「怪了啊,我跟你很熟嗎?」並不是討厭這同學只是對於頭一次見面的人如此地稱呼很不適應。不久我便適應了,因為全班都這麼叫,不熟的是,學長姐也是,熟的更是。

除了只稱名字的方式外,另一種就是只叫綽號,這特別容易發生在社團。綽號叫久了,不少人還是不知道你的本名叫什麼,我想相較於某些只叫你綽號,或許知道你這個人本名的人才是跟你較親近的吧?

在日本文化中,通常不到摯友等級的朋友、同學、同事,以姓氏來稱呼居多。像是「嘿,野原先生」,「嘿,田中同學」,「嘿,小野小姐」,「嘿,野原新之助」。如果只叫女孩子的名子,那代表你們的關係非常熟呢。又假如是女孩子向你要求「叫我( 名子 )就好了」,這狀況八成就是喜歡你了。

所以給你們這些叫我(名字)的女同學們,雖然有點不好意思,我是知道你們的心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