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要擺脫滿腦的混沌一般我用力的想你

今早坐在醫院時的不安
指甲過於用力嵌入而泛紅的掌心
彷彿在提醒我這是事實

我覺得自己像是碎裂了不再完整
只有在你身邊時才能有一副趨於完整的軀殼
有你在身旁我才能安然入眠
而現在我只能回憶那些短暫平和的片段去抵擋現實的黑色漩渦
倏忽即逝的安全感卻又帶點酸澀

CJ,我想此刻我迫切的需要你
但是我卻膽小的不敢跟你提起

對不起,或許我們的約定我得爽約了
天知道我是多想遵守約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