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已經養成了這樣的習慣,在寫故事前,總是要先把前幾次的故事好好的看一次,不像是溫習,而是感受,感受這些不可思議的相遇,曾經真真實實的發生在我的生命裡。
 
2014年9月26日,下午4:30。
 
我們相約的地點很可愛也很特別,是電影〈第三十六個故事〉的拍攝地點,朵兒咖啡館。
 
有很多人說,張心,妳做的這件事簡直跟電影裡演的一樣!
 
第一次我是這麼回答的,什麼電影啊?第三十六個故事啊,妳有看過嗎?以物易物的那個!我還記得對方這麼說。呃……我聽過這個電影名字,但沒有看過,我說。妳應該去看看的,真的好像,對方點了點頭,我只是笑著。
 
所以啊,這讓我一直在想,終究有一天,我要去看看這部電影,因為我好像在無意間成了它的影子。只是我不知道這一天來的這麼快。她和我提出要約在朵兒咖啡館時,我就知道,這一天到了。於是我上網搜尋了「第三十六個故事 線上看」,可以說是一無所獲,也可以說是到處都有播放頻道,不過我的電腦總在我看到二十分鐘左右時,自動停止播放,就這樣,我花了三天,試了七八次,沒有一次成功,我偏偏就是看不完。
 
然後,9月26日就到了。
 
這天是星期五,沒有課的星期五。我打電話去訂位時,服務員告訴我週五、六、日不接受訂位,所以我決定提早去排隊。很幸運的,我一進去就有空的位置。
 
下午3:40分,我推開朵兒咖啡館的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是來過的。是剛上大學的時候吧,我的朋友說它的每日甜點都不同,想來看看,於是我們就來了,後來這件事就小小、遠遠的掉在記憶的隙縫裡。
 
有些事情是這樣的,發生的當下淺淺的,回想起來卻能想起一大堆與它們無關的當時的其他事情,像是掉在床頭的小黑夾,搬家大掃除的時候掃出來才發現,啊,那時候我總是喜歡把瀏海夾上,光著額頭,諸如此類。這些情景像是一個泛著光暈的連結,在空間之外,在時間之內。
 
坐下後,我點了一杯拿鐵。
 
聽說咖啡的入門者都喜歡喝拿鐵,因為那沒有太重的咖啡味,確實,拿鐵是我的第一杯咖啡,以前我是不喝的,因為怕苦。後來喝了拿鐵,就從此喝拿鐵了,咖啡齡近五年,我很少換口味。畢竟每個品牌、店家的拿鐵味道都不太相同。不過我也沒有因此喝出什麼心得來,它很日常,就像我的日常一樣,硬要拼湊出個說法,我覺得矯情。但我倒不是說品味咖啡的人矯情,而是我明白自己不是那樣的人,偏要去做那樣的事,是矯情的。
 
好像有點說遠了,可是這次的故事,好像就是這般迂迴的繞呀繞,才繞成了這天遇見的女孩。
 
因為,她並不是我從上一個故事的眾多分享者中的第一個選擇,在選擇第一個人後,得知對方人在台中,於是另外選擇了她,而我選擇的另外一個人呢,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今天暫且不說這個。今天要說的是,我選擇了她,我很慶幸自己選擇了她,她的出現,像是一個意外,卻來的一點也不意外。而原來我的每個選擇,連開始的那一刻,都是註定好的。
 
「我穿綠色衣服喲,在吧檯對面,面對廁所右手邊第一桌。」3:47分,我傳了一個訊息給她。
 
我打開筆記本,若有似無的翻了翻,又闔上,今天的筆記本是新的,封面是米羅的畫作,前幾年去米羅特展時買的。
 
4:33,我低下頭的餘光瞥見眼前一個鵝黃色衣服的女生,我抬起頭,正巧與她對望。
 
「這裡。」我毫不猶豫的指了指我前方的位置。
 
那一刻很神奇,我不確定是不是她,但我又確定是她。
 
「妳等很久嗎?」果然,真的是她。
 
「不會,妳先點餐吧。」我笑著說。
 
我們很自然的開始,就像是前面幾次的交換一樣。
 
「妳有準備故事嗎?」點完餐後,我們寒暄了一會兒,然後這天所有美好的一切,就這樣開始了。
 
「我準備了兩個故事。」
 
她的第一個故事是關於她與自己的對話。
 
她說她一直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但她很積極的參與學校的事物,例如社團,例如系學會;她也很積極替自己的生活找了很多嘗試,例如到日本打工換宿,例如參與咖啡廳的小活動。
 
「我一直試,我去吉他社的時候,發現那是一個很自由,比較偏向以社交為重的地方,可是我不喜歡,我喜歡的是一群人,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努力,那種團結的氛圍,所以後來我就沒去了。再後來我參與了系學會,我很喜歡那裡,因為真的有大家同心協力的感覺。可是當時我還是不知道自己要什麼,試了很多,花了很久的時間,在這些嘗試裡,我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事,現在快要畢業了,我覺得很高興,因為終於看見了我想去的地方和我想做的事。」
 
她說這些話的時候,像極了第六個交換人,但又不完全像。她像是掙扎與過渡之後的第六個交換人,已經走過了那個大大的轉彎,來到了自己選擇的風景裡。她有一雙閃閃發亮的眼睛,很美很迷人,是對自己的想像,對自己的肯定。
 
這讓我想到身邊很多朋友,在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時候,會試著去做很多事,尤其當我們還是大學生,身邊有很多選擇與機會,我們參與了這個活動、那個比賽,那個社團、這個實習。經歷這些目的是為了累積自己,也是為了找到自己。可是有很多的人,往往在這些漂亮的歷練之後,優雅地轉身,填起新鮮人履歷表時,能夠寫滿一整張「我會什麼」,卻說不出一句最心底的「我要什麼」。
 
然後往往會說出這麼一句話:「這個工作我不會久做吧,大概一兩年,我想再試試別的,因為我還沒確定我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或是這句話:「我知道我想要什麼啊,可是現實不醜陋就不叫現實了,現在買房太難,能賺錢的工作我就會就去試吧,夢想夢想,就是在夢裡面想,早上七點鬧鐘一響,醒來了,要面對的是真實人生。」
 
最害怕的是這句話:「這些我都會,這些都可以讓我賺到錢,但這些除了錢以外,都不是我想要的。」
 
面臨即將或是剛出社會的22歲,我和她,還有我身邊的很多很多好朋友,其實我們都很困惑。在「要什麼」和「會什麼」之間,找到一個足以讓自己穩穩站好,一呼一吸都充滿企盼的平衡點,多麼不容易。
 
所以,我打從心底的為她開心,為她的幸運,為她的努力,在大學四年還沒過完以前,就已經知道自己要什麼,也累積了很多自己的「會什麼」。她在一個最剛好的狀態,還不知道那些想望會在未來被推翻幾次,還無法計算夢想的重量會不會壓傷自己的雙腳以至於在也無法奔跑,還無法測量現實的長度是不是會遠過眼裡所看的見的天空,無法測量漫無邊際的所見所感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波濤洶湧。
 
可是,她很喜歡現在的自己,這就是最棒的狀態了吧。
 
接著她說起了第二個故事,是一個我想多花點篇幅說的故事。
 
「嗯……這個故事我想做點保留,可以嗎?」
 
「當然。」
 
「我不想告訴妳我是故是裡的哪個腳色。」
 
「嗯。」我給她一個淺淺的笑容。每一個故事的解析度調整權力,永遠在說者身上。
 
故事之後,我才明白為什麼她不想告訴我她是哪個腳色。




__________
 
(小資訊:2014年12月30日是故事貿易公司的一歲生日,故事貿易公司會在當天晚上舉辦一個小尾牙,邀請分享過故事的人們一同聚餐,不硬性要求參加,但會希望分享過故事的人們都能撥冗前來,因為有你們,故事貿易公司的經營才有了意義。)
 
交換店家:朵兒咖啡館(台北市松山區富錦街393號)
交換甜點:手指泡芙(巧克力口味)(100元)
 
你/妳也想交換故事嗎?或是你的生活、你關注的議題又或是夢想?
 
於11月7日晚上23:59以前分享臉書專頁上的此篇文章並附上100字的小小心得,或是說明為什麼想要交換故事,就有機會用你/妳的故事交換一份甜點唷!詳細交換方式請點至粉專的「關於」仔細閱讀,希望有機會能與你/妳見面。
 
注意:請在分享文末附上自己的電子郵件以便聯繫,並將分享設為公開。
 
 

故事貿易公司:
我給你/妳一份甜點,你/妳給我一個故事。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