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PO是家中的老么
從有記憶以來就被保護著
媽媽付出很多心力在我身上
包括課業、包括整個人生
我媽是個疑心病非常重的人
我爸是個懦弱的人
兩個常常吵架
他們之間也是很多故事與衝突
這在這邊先不贅述了
總之我媽會把電視新聞看見的案件
都套用在我們身上

從小因為家庭教育的關係
我不相信任何人而且也很自閉
漸漸的 我把自己封閉在自己的世界
過著被排擠的生活
那個時候因為整個思想被控制住
我跟爸媽處的不錯
反而沒什麼衝突

我國三的時候姐姐離家出走了
那時候年紀小只是大概知道
正在讀大學的姐姐
因為受不了家裡面的控制逃走了
也知道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因為男朋友
然後我高三的時候知道自己不能在這樣下去
所以我開始改變我自己
變得活潑 也懂得家裡面觀念並不是全對
也因為這樣 災難來了
從此以後他們就開始疑心病
我會步上姐姐後塵
我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被放大檢視
所以我一直都沒有男性朋友
高中三年從來沒有跟同學出門過
每天都是補習班、學校、家裡來回而已

上大學的階段當然是父母控制
他們不准我離開家鄉讀外縣市學校
也要我住家裡不准住宿舍
我也都照做了
我一律被禁止參加社團活動
我為了媽媽的疑心病
做任何事情都會跟他們講
因為我坦蕩蕩沒什麼好隱瞞
也很努力打工拚學業
我知道我遲早要面對未來的社會
所以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最近透過教授我認識了一個學長
因為工作的關係變得比較熟
學長是個熱心的人
因為我們聊LINE聊的比較頻繁
有時候他會打電話跟我小聊
我媽疑心病大爆發
我很坦蕩蕩 也把我跟學長的對話紀錄給我媽看
我以為我的坦蕩可以換來信任
結果沒有 他一口咬定我們在曖昧
要求看他的FB然後檢查他FB的動態
檢查他FB的女性朋友還是男性朋友多
偏偏學長是個不愛PO文的人
我媽說 他為什麼這麼神秘 一定不正常
然後說 為什麼你們這麼要好都沒有公開在FB互相留言
為什麼在路上遇到沒有來跟我們當爸媽的打招呼
為什麼他不開車來載你
每個人習慣本來就不一樣
況且今天我們真的只是朋友
如果真的照我媽講的做 才更奇怪不是嗎

我媽認為他一定是要欺騙我
完全聽不進去我解釋的一切
我的解釋全部變成袒護學長的說詞
我完全欲哭無淚
現在我完全不解釋不說話
媽媽完全爆發 他覺得我就是當初的姊姊
就是跟男人跑了被男人騙了
講話極盡諷刺難聽
把所有他想像的社會案件全部套用在我跟學長身上
我媽就像被附身一樣
無論我軟硬兼施
他就是咬定我被騙了 還叫我滾出家門
原PO我現在完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為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而承受這些
我該跟學長說這件事情嗎?
我該怎麼讓我爸媽相信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