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嚇到了。

有點難過卻又覺得慶幸
難過的是眾人的袖手旁觀
慶幸的是孩子找到媽媽了

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台北,被北車的人潮嚇到,大家人擠人整個過程就這樣被推的往前走。要上捷運站時,有一家人帶著兩三個小孩在即將關上門時跑上來,媽媽發現全家不能一起上來,就叫孩子們出去。

然而,警鈴聲響起
啪一聲,門關上了。

留著弟弟一人在車廂裡

弟弟一直哭一直哭,旁邊滑手機的滑手機,聊天的聊天,幾位阿姨在旁邊唸著:安慰他一下吧。但卻沒人上前去解決與幫忙。

我發著抖的走向前(被剛剛的景像嚇的驚魂未定),告訴弟弟說:哥哥等一下帶你坐回去找媽媽。

下車了
弟弟把眼淚與鼻涕吸進去
問我說:你真的會帶我找到媽媽嗎
我說:一定會的
當下心裡緊張的我只知道有兩條路
一個是待在原處等下一班捷運
一個是坐回去找他的家人

我想讓弟弟安心一點
想轉移他的難過
我跟他聊著今天去哪裡玩
他興高采烈的用含糊的口音說著去海邊有多開心

捷運來了
弟弟牽起我的手
我感覺到一股溫暖的信任
我們一起在車廂內尋找媽媽

找到了,他們相擁在一起
媽媽不停的說著謝謝
而我繼續我的歸程

只是希望以後看到這樣的狀況
大家能夠伸出手幫忙
孩子若一直坐下去
我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在對的時間放下手機吧
我們都知道家的感覺是最溫暖的🏠🏠

by
chochi

熱門回應

看到這篇我覺得好感動....
現在這樣的人很少...
我也來分享一下我的故事 跟你一樣希望別人可以多關心別人...
這個社會太冷漠了...
至少我回台灣的這半年以來的感受...
跟我住在德國完全不一樣..各種不適應
故事從這邊開始..

回台灣以後
有一次我搭火車去彰化找朋友在回程的路上
在員林車站 應該是 總之是高架化 然後各種原因全線誤點
聽說當天火車台灣北中南火車各有意外 至少我..在那邊等了三小時...
那一天很晚了..
似乎又是颱風還是寒流來襲
人人冷得要死
我是習慣了德國覺得台灣很熱
可是大部分的人看起來都像包粽子一樣OAO
然後人到處都是
在高架的月臺上等着車 跟朋友通話line 打發時間
旁邊都沒有位置可以坐 過了一會兒
長椅終於有人離開 有了兩個位子

我繼續說着我的電話坐下來
然後一位女孩走了過來就坐在我的旁邊
我看着她冷得一直發抖
快要抖死的那樣....
觀察了一下子就是沒有人要理她關心她...
不知道是不是我奇怪還是德國習慣了
她不時的看了我幾次 也許是因爲一直在英文講電話我不知道
開始在想怎麼辦是好 心疼了又聽說台灣很多可怕的事情
我告辭了我的朋友掛斷電話 一般猶豫著是否開口又怕被當變態
一邊翻翻找找我的包包 裏邊應該還有備用的物品 想到我不怕冷包包已經很久沒有外套了
那我還有什麼...其實我平常就習慣在包包放各種東西像哆啦A夢一樣的百寶袋

找著找著我發現了一包暖暖包 拿了出來就默默的轉向她 淡定的開口
「這個 給妳 很冷吧....」
她愣了幾秒...接下了我的好意...
隱約我發覺她的眼眶紅了溼了只是沒有掉淚 也沒有說什麼
直到來了一班自強往台中 我準備上車
回頭一看想說她沒問題吧 然後看她幾乎走不動爬不起來
還是回去問了她要去哪
她顫抖說話斷續的說「我...我..要去..台中..這班有到...嗎...」
「剛好我也要到台中」我說,然後二話不說就扶着她上車
確實又是擠滿了人...大家都很不客氣也沒有位置
連個地方都沒得抓著..

我很擔心一個女孩沒人關心她擔心她的安危
然後列車要開了 我眼看着不知道怎麼辦的她
心一橫 就抓着她的手臂 一個人撐着兩個人的重量平衡著..
其實我也站得很不穩..只是不捨儘量去幫助這樣的她
後來她體溫恢復了以後要求跟我合照
她覺得那時候我的舉動讓她驚訝之餘也很感動
我們就一起出站 就這樣認識了 知道她是彰化人 在台中唸書
她說那天真的想都沒想到會誤點卡在車站不知道怎麼辦
遇到我很開心
回去以後互相報了平安以後就睡了...
雖然後來幾乎都沒有空理我
有時候還是會想到這段故事
雖然沒什麼大不了
但是覺得...
人啊..是不是可以多多關心自己身邊的人呢?

記得 放下手機(重點誤
關心身邊的人事物 以上

------------------------------------
看了很多人的留言我想補充
我會觀察很久也是聽說台灣很多好人被害死
然後在德國法律規定不幫忙是違法的行為這樣
還有幫助人有助人免責權
所以不是說不要幫忙也不是裝死
可以多觀察一下
然後再決定不要急著出手
或者真的怕的話
可以跟警察消防站務還是什麼現場有的單位求助這樣
以上補充完畢
其餘的我會在樓下個別回應
------------------------------------


-MDD的貓星人
原po是好人啊

可收原po嗎?

-燕子飛啊
原po好棒
我小時候在遊樂園走失過....
那時候是一對情侶像你一樣帶我去找爸爸媽媽
真的很謝謝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