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的朋友說我常常會有讓對方接不下話的發言
例如梗太深的冷笑話
除了歷史 政治性 運動性的話題之外
我似乎也無法接話
感覺我的生活跟周遭的同學有點距離感阿
我朋友給我下的註解是
我的腦袋像是一個在公園下棋的阿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