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來臺北之後
常常熬夜弄的我習慣3點睡
就一邊放歌一邊畫畫
突然放到一首「依賴」

寂寞的時候 有你陪我
電話那頭 熟悉笑容
你說分手也是一種解脫
你默默的安慰我
想哭的時候 沒有人懂
你聽我說 你眼中卻跟著泛紅

我停下筆
畫不下去了
這曾是我跟你的歌

每天你都會叫我起床
而我都會故意不接第一通
聽著這首歌
第二通再接起來說聲早安⋯

你好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