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一點多睡覺,即使懲罰般的訂了7點的鬧鐘,卻又在8點被拉進夢裡
到現在如此清醒,都還記得那宛如親情般的安心

夢的前半段我好像在辦個活動,和一群我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合作,在那棟樓跑上跑下的
現在想來畫面都是霧霧的灰綠和褐色,想當然爾,最後成果發表也是
我的右邊坐著如同好友般的媽,左邊坐著日漸熟悉的男孩

我們什麼都沒說,目光都沉靜在眼前的表演
他不過是向右傾了些,手先後從身後包覆住我的雙手,才換他的下巴靠在我的肩窩
腦中閃過媽媽就在旁邊會不會看、會不會阻止這樣的念頭
卻也沒想過將這樣的溫暖推開
我感覺像是窩在他懷裡,被他蹭蹭抱抱
偶爾又抵在我的後頸,像橘梅那樣聞聞味道
而我也能嗅到他身上的味道,回握他的手或喬一下手放在肚子上的位置
其實,他沒有像個火爐一樣暖手
就是跟我一樣的溫度、情緒和放鬆
這樣就已經很舒服自在
即使我沒能看見或記住我是坐在他腿上、懷裡還是夢中
片刻的溫情中,應該已經沒有什麼不被滿足到了

灰撲:3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